曾被暴恐摧殘小鎮的維族女孩投書環球時報: 我要為我的中國發聲!

[環球時報-環球網報道記者林小藝]“我要為我的中國發聲!”近日,一位來自新疆輪臺縣陽霞鎮,名叫然衣拉·阿不力肯木的維吾爾族女孩向《環球時報》投書,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向讀者講述真實的新疆。她是一名“天山腳下的牧羊女”,如今,“牧羊女”已成西南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的大學生,過去幾年,她的傢鄉經歷過極端思想侵蝕、暴恐勢力的摧殘,經過一系列反恐去極端化措施的實施,當地如今已重歸穩定和繁榮。她對《環球時報》記者表示:“希望有更多的維吾爾族同胞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

曾經變味的傢鄉:被感染極端思想的長輩罵“異教徒”

然衣拉今年21歲,她的傢鄉輪臺縣陽霞鎮位於天山腳下,是一個不到14000人的小鎮。生於新疆,長於新疆,然衣拉對自己的傢鄉有著無限眷戀。“傢鄉對我來說是個美麗、和諧、令人懷念的地方,那裡四季分明,夏天我們會去在河裡捉魚,冬天的時候湖面結冰瞭,傢人就會給我們做木板放在冰面上滑行,這些美好的畫面始終堅持留存在我的腦海裡。”然衣拉對《環球時報》記者說。

曾被暴恐摧殘小鎮的維族女孩投書環球時報: 我要為我的中國發聲!-圖1

然而,這個風景如畫、民風淳樸的地方曾經一度被濃厚的極端思想侵蝕,變得讓人感到陌生。

當然衣拉到瞭上小學的年齡,她的父母選擇讓傢中的三個孩子去瞭同時教授國傢通用語言和少數民族語言的學校,“我們傢因此受到瞭村裡很多人的數落,他們認為我學國傢通用語言就是‘異教徒’。”

“記得母親有一次哭著說,她的朋友們說她被洗腦瞭,是在做錯誤的事情,會送三個孩子下地獄。父親聽後很生氣地對她說,哭什麼,他們懂什麼,我們的選擇是正確的,時間會證明一切!你現在受點委屈不要緊,目光別這麼短淺,要看得長遠。”然衣拉在自己的投書中這樣寫道。

然衣拉回憶,“我身邊的很多玩伴也開始對我不理不睬,成天不見蹤影。他們中有很多人後來就輟學瞭,有人甚至去非法的地下講經點‘學經’。”

極端思想讓每個被侵蝕的人都發生判若兩人的改變,在投書中,然衣拉提起兩件曾讓自己傷心的往事,“在我童年的最初記憶中,二嬸是個慈祥的人……她的女兒是我的好朋友,我們經常一起玩。但不知從何時起,她們傢變得很奇怪,門經常是鎖著的,她的女兒輟瞭學,也不再和我玩。有一次,二嬸和她的小兒子來我們傢,我看到許久不見的小弟弟,就跑過去摟著親瞭親他的小胖臉,沒想到,二嬸沖過來一把將我推開,不斷地用衣衫給小兒子擦臉並辱罵我,說我是個‘異教徒’,有什麼資格親他的小兒子,還說我很臟……他們走瞭,我呆呆地站在那裡,淚流滿面,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錯瞭什麼,要接受這樣的謾罵和羞辱,心裡充滿瞭委屈。”

“小叔和我們傢的關系一直很好,吃喝是不分的,他也是因為感染瞭極端思想,才慢慢地發生瞭改變。許多年前,有一次我在洗衣服,傢裡突然停水瞭,我想到小叔傢的院裡有一口井可以打水,就抱著盆去洗衣服。突然一個很兇的聲音朝我吼,原來是小叔,他指著我罵道‘你這個異教徒,別在這留下你的臟水,滾回傢洗去’。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湧瞭出來,我真的特別難過,這還是我認識的小叔嗎?”然衣拉對《環球時報》記者說,當時她傷心到幾乎窒息,“那種失望和痛苦他人是很難想象的。”

“我的媽媽差點就被炸死!”

“三股勢力”的侵蝕最終釀成惡果,2014年9月21日,一夥暴徒在然衣拉的傢鄉陽霞鎮制造瞭一起暴恐事件,造成10人死亡、54人受傷,79輛汽車受損。

然衣拉告訴《環球時報》記者,恐怖襲擊發生時,她的母親正在逛街。當爆炸、持刀襲擊突然接二連三地發生,她和很多人都嚇得躲進瞭服裝店的更衣室,但是記掛著傢人的安危,然衣拉的母親鼓足勇氣從更衣室跑出來,騎著摩托車趕回傢,就在她剛進傢門時,離傢幾百米遠的一個加油站爆炸瞭。

“當時我媽媽差點就被炸死瞭!過瞭很久,她才和我訴說這段驚心動魄的往事。”

在投書中,然衣拉寫道,自己從一段視頻裡看到瞭暴恐分子充滿血腥、令人發指的罪行。之後,“聽輪臺縣陽霞派出所的一位民警說:‘暴徒抱著要和我們同歸於盡的想法,根本就沒有躲避我們,而是朝我們沖過來,揮刀向我們民警砍,朝群眾扔爆炸物,像瘋瞭一樣’。”

傢鄉發生的暴恐事件令然衣拉覺得心痛,但她始終相信,進行暴恐活動的暴徒是少數,絕大部分的新疆民眾始終是善良的。

教培中心讓傢鄉人民認識到教育的重要性然衣拉:美西方反華勢力不用替中國人“操心”!

在之後的幾年中,新疆依法開展反恐怖主義、去極端化鬥爭,堅持“一手抓打擊、一手抓預防”,既依法嚴厲打擊暴力恐怖犯罪,又重視開展源頭治理,通過著力改善民生、加強法制宣傳教育、依法設立職業技能教育培訓中心(以下簡稱“教培中心”)進行幫扶教育等多種方式,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權免遭恐怖主義和極端主義侵害。

然衣拉在投書中寫道,傢鄉一些人也進入教培中心學習。寒暑假時她曾在村委會幫忙,做過幾次回鄉宣講,自己記得有次演講結束後,村委會主任對幾個參加會議的中學生說瞭一段話,令人感動:“我知道你們的父母去教培中心參加學習瞭,但你們不用擔心,每個月你們都有生活費,不要消極,必須用功讀書,考出去念大學,不要被這些影響。你們的父母和你們一樣也在接受教育,相信你們也感覺到瞭,你們的父母每次放假回傢都在發生著變化。他們上課不在傢的時候,你們有什麼需要,就給我們講,有什麼心裡話也可以和我們聊。”

2021年寒假,然衣拉又回到瞭傢鄉,這一次,她驚喜地發現傢鄉父老鄉親的觀念和精神面貌發生瞭很大轉變。

“今年寒假回到傢裡,我坐在炕上戴著耳機聽音樂,突然有人推門而入,我仔細一看,是許久未見的二嬸,我一時反應不過來,不知說什麼好。二嬸和藹地說:‘敲瞭好幾下門沒有反應,我就自己進來瞭。聽說你從學校回鄉度假,就過來看看你,給你帶瞭點好吃的。’二嬸對她說:‘我現在覺得當年你的父母真是特別聰明,不管處境多麼艱難,堅持讓你們念到大學,讀書太重要瞭,能夠改變人的命運。’”然衣拉寫道。

然衣拉接著問二嬸“為什麼這樣說?”二嬸告訴她,自己也是去瞭教培中心才明白的這些道理:“讀書會讓人變聰明,能分辨是非,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那個時候真該讓女兒上學,時間不可重來,有些錯誤是無法彌補的。”

然衣拉的小叔也是一樣,“之前,他老是讓兒子‘學經’,不去學科學文化知識,並以此為榮。但現在情況完全不一樣瞭,我和他的對話中明顯能夠感受到小叔對教子有方的新詮釋,可以從他焦慮的眼神中體會到對兒子讀書的關心和著急,他不停地問我怎麼樣讓兒子願意主動學習。”然衣拉對《環球時報》記者說,“他們在教培中心裡體會到瞭教育的重要性,也很後悔之前沒有重視對孩子的教導,希望在當下能夠做出一些補償。”

通過和二嬸和小叔的交談,然衣拉愈發地對一些西方媒體對教培中心的污蔑感到憤怒。“他們把這些教授知識和技能的地方渲染成瞭一座座‘集中營’,可如果新疆人民在裡面受到瞭所謂的‘種族滅絕’和‘強迫勞動’,他們的內心肯定會被仇恨充占據著,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去認真地思考怎麼讓自己的傢庭和孩子變得更好。”

然衣拉也和一位曾在教培中心做醫生的朋友聊起那裡的生活,那位醫生對西方炮制出的“強制絕育”謠言嗤之以鼻,反而對教培中心裡出色的夥食和老師學員們融洽的關系津津樂道。

“我還認識一個姐姐,她在教培中心裡學會瞭縫紉,可以給自己做漂亮的裙子,現在她在一傢裁縫店裡工作,在攢夠本金之後,她想要自己開一傢店。”然衣拉興奮地說道,由衷地為那些通過教培中心獲得謀生技能、逐步走向充滿希望的未來的人們感到高興。

然衣拉認為,美西方的一些反華勢力不用替中國人“操心”,更無權用惡意去揣測新疆的各種政策,因為她傢鄉的人民真的很愛自己的國傢。

面對當下境外反華勢力炮制的涉疆虛假新聞,做為一名就讀於西南政法大學新聞傳播學院三年級的學生,然衣拉感到重任在肩,“作為一名新聞專業的學生,我想努力為中國、為新疆發聲,也希望有更多的維吾爾族同胞把自己的故事說出來,讓更多人相信我們在這麼強大的國傢的保護之下,新疆人民的幸福感是越來越提升的。”

5則回應
  1. 愛我中華!

  2. 沙發[呲牙笑]

  3. [點贊]

  4. [點贊][點贊]

  5. [點贊]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