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改革釋放發展潛能

——東北如何實現全面振興新突破(上)

作為我國重要的工業與農業基地,東北全面振興在國傢發展全局中占有舉足輕重的地位。“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提出,推動東北振興取得新突破。與其他區域相比,東北依然擁有良好的產業基礎、巨大的存量資產和較為完整的基礎條件,在這樣的條件與現狀下,如何推動東北振興取得新突破?智庫圓桌邀請四位專傢進行瞭深入探討。

本期嘉賓

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韓永文

中國建設銀行原董事長、東北亞經濟研究院院長王洪章

東北財經大學黨委副書記、校長呂煒

中央黨校(國傢行政學院)國際戰略研究院原副院長周天勇

主持人

經濟日報社編委、中國經濟趨勢研究院院長孫世芳

用好比較優勢激活東北發展潛力

主持人:全面振興東北事關國傢高質量發展的大局。從基礎條件和資源稟賦來看,東北經濟發展具有哪些優勢?當前還面臨哪些困難和問題?

韓永文:一個區域的發展,需要立足自身比較優勢,還需要借助國傢乃至全球發展大環境、大趨勢,因勢利導借用和創造新的比較優勢。東北的基礎條件和資源稟賦是很好的,其發展優勢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一是雄厚的工業基礎。東北地區工業發展始於19世紀末。新中國成立後,中央和東北地方政府大力開展工業化建設,第一個五年計劃的156個重大工業項目中有54個在東北。100多年來的工業發展使得東北三省工業基礎紮實、技術沉淀雄厚、產業聚集度高,建立起瞭涵蓋裝備制造、煤炭、鋼鐵、石油、化工等重大工業項目的全面工業體系。截至目前,在高端數控機床、大型工業設備制造、石油化工、冶金工業設備制造等領域,東北仍占據國內市場主導或領先地位。

二是豐富多元的自然資源和創新資源優勢。東北地區地域廣袤,地理資源和經濟資源多樣。區域內擁有吉林大學、哈爾濱工業大學等一大批重點高校以及中科院光機所、大連化物所等國傢頂級科研機構,這都是東北地區實現創新驅動,構建現代化科研創新體系和現代化經濟體系的重要基礎和條件。

但是,東北優勢和發展潛力還沒有充分發揮出來。一是政策優勢尚未完全轉化為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的現實勢能與動能;二是工業基礎優勢沒有得到有效發揮、創新資源沒有被有效激活;三是經濟發展活力不足,缺乏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與市場有效結合的機制,導致部分地區產業結構單一,經濟發展水平相對滯後。

王洪章:首先要肯定東北振興戰略自2003年實施以來取得的成效,在2007年至2011年,東北三省年均經濟增速達到18%以上,超過全國經濟平均增速。在一系列政策部署和戰略推動下,東北在經濟總量、產業升級、體制改革、對外開放、社會民生等方面均取得瞭一定成果。

但也要看到,在我國經濟高質量轉型發展和產業鏈現代化建設的要求下,東北發展離全面振興目標仍有差距。一是市場經濟活力不足。國有經濟現代企業制度不健全,民營經濟發展緩慢,是東北經濟發展面臨的主要問題。二是產業發展存在結構性矛盾等問題。東北的農業、工業基礎良好,是全國最大的商品糧基地、最重要的工業基地,但是基礎產業優勢沒有最大程度得到利用,產業供給能力和產業鏈水平有待提升,尤其是以生產性服務業為代表的上下遊產業鏈條延伸不足。

呂煒:東北地區的體制與環境,是計劃經濟時期優先發展重工業戰略的結果,是資源集中投入,並以體制加以保障的典型代表。應通過戰略佈局來緩解東北地區的振興困境,這種戰略性佈局是從國傢長遠發展需求著眼,將能夠充分發揮東北地區比較優勢的戰略性、超前性改革率先佈局在此地。比如,東北地區承擔著維護國傢國防安全、糧食安全、生態安全、能源安全、產業安全的戰略使命,增強這五大安全的維護能力,建議在東北地區佈局相應的重大項目。宏觀政策上,一方面要在戰略佈局上重塑東北地區獨具特色的戰略定位,另一方面要發揮全國性資源引導的信號燈、指揮棒作用,促使更多的外部資源流入,讓市場重新看到東北地區的競爭優勢和發展潛力。

周天勇:我認為東北具有國土資源再利用和再開發優勢。一是過去工礦用地、城市國企用地、各級產業園區用地等,在產業結構調整過程中,出現瞭不同程度的閑置和低效利用,可以通過中央和國務院推進土地要素市場化配置的意見,重新規劃、流轉盤活、加快利用。二是對東北三省西部,包括內蒙古東部,一些幹旱土壤和鹽堿地,按照“十四五”全國建設水網的規劃,建設水利工程,調水與改土相結合,改造幹旱和鹽堿未利用土地,形成耕地、生態用地和建設用地,並向南部和東部經濟發達地區跨省市提供建設用地占補平衡指標,促進東北地區與其他經濟發達地區的互補和協同發展。

改善營商環境提升企業內在動力

主持人:傳統國企是東北經濟的重要載體,新發展階段,如何理順政府與市場關系,促進國企與民企交融發展?

呂煒:在我國區域發展版圖中,東北地區的發展動力仍顯不足,並有要素外流趨勢。要改變這一趨勢,關鍵是加快提高東北地區的資源配置效率。一方面應加快壯大市場力量,充分發揮市場配置資源的作用,加大市場對資源配置效率提升的邊際貢獻。另一方面,要增強政府配置公共資源、引導市場資源的能力,讓市場主體感受到效率的提升。

東北地區應以更大努力持續優化營商環境,全面激發市場主體活力和創造力。要總結“放管服”改革經驗,找準下一步優化營商環境的著力點。要健全營商環境評價制度,基於企業活力、企業效益、產品競爭力、員工收益等維度優化營商環境評價指標體系。要加快推動官員考核體系變革,實現考核指標體系向企業效益、地區就業、科技創新等方面轉變,推動官員政績觀念轉變。要推進落實主要領導常態化聯系服務企業機制、重大項目領導分包機制,全力服務好重點項目建設和企業發展。要用法治思維統領營商環境各項工作,增強決策科學性和透明度。

周天勇:東北要有全面振興新格局,即高質量振興,意味著不再走大投入和擺項目、增長持續時間短、未形成內生動力的老路。要以效率突破為導向,轉變觀念,促進體制改革和機制轉變。東北經濟發展不是要速度,而是要效率。在提高效率的基礎上,穩定和加快經濟內生增長速度。

政府管理要向科學治理和服務轉軌,提高政府管理效率。培養效率意識,減少審批和其他事項環節,簡化標準清單,規定辦結時間,推進群眾投訴、獎懲制度等;推行數字化辦公,讓數據多跑路,群眾少跑腿;大幅清理各種不利於營商環境和為民辦事的規定;嚴禁對管理和執法擅自加碼、擴大化和“一刀切”;不搞形式主義,不搞部門和機構利益。

韓永文:改革開放以來的實踐證明,民營經濟是市場競爭活力所在,也是市場經濟發展活力所在。東北民營經濟發展不足、地位不高、活力不夠是一大短板。要千方百計創造培育民營經濟發展的環境,引進外資、引進民營經濟,形成“鮎魚效應”,這應該是激發東北市場與經濟活力的重要舉措。要在引進民營經濟、培育民營經濟、發展壯大民營經濟方面進行更多的改革與創新。

激活東北發展潛力,既要有航母級的央企、國企,更需要數以萬計的民營企業。加速培育民營企業,一是繼續深化改革,不斷完善市場經濟體制、優化營商環境,破除阻礙民營經濟發展的行業壁壘,實現市場主體多元化。二是鼓勵民營企業積極參與國企改革,推進國有企業股份制改造,大力發展混合所有制經濟。三是重點培育“專精特新”企業,在拓寬融資渠道、提升創新能力、開拓市場等方面予以扶持,爭取在優勢行業領域打造一批“小巨人”和“單項冠軍”企業。四是大力弘揚市場意識強、競爭和創新意識強、社會責任感強的企業傢精神。在營造更公平的市場環境、出臺更寬松政策的基礎上,鼓勵民營企業傢搶抓挑戰中蘊藏的機遇。

王洪章:推動政府職能轉變和國企改革,關鍵是強化制度創新。政府部門要進一步發揮作用,推動建設土地改革試驗區、人口政策試驗區以及國有企業和地方經濟融合發展試驗區,將成功模式復制推廣。企業改革中,政府要將管理和運營決策權交給企業,企業要轉變經營理念,樹立公平競爭意識。

改善營商環境,要做好兩方面改革。一是行政改革,在“放管服”上多做文章,特別是在“放”和“服”上,要有切實措施。“放”要徹底,服務要優質,讓企業在寬松的市場化環境中經營和發展;“管”要實行嚴格的負面清單制度,以門檻是否更低、效率是否更高、辦事是否更簡潔,來判斷行政管理的科學性和行政管理是否有效率。二是法律改革,落實和完善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的法律制度。切實保護企業傢創業積極性,以良好的營商環境促進經濟快速發展。

推動民營經濟發展,主要從三個層面著手。第一,民營企業發展要與國有企業股份制改革結合起來。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形成良性互動的切入點是建立產業鏈關系,主動引入經濟發達地區的民企參與國企混改,銜接價值鏈,延長價值鏈。第二,在法律、制度、營商環境、政府服務、金融支持等方面,一視同仁,為民營企業生產經營提供良好社會環境。第三,東北現有的經濟結構,包括民營經濟結構均以傳統產業為主,新產業、新業態等較為缺乏,要用機制和政策吸引新業態在東北落地生根,並著力培育民營、國有企業面向新興產業發展的態勢。

優化結構佈局培育高端綠色產業

主持人:東北振興,產業結構問題最為關鍵。如何釋放獨特優勢,為傳統優勢產業註入新動力,形成新的均衡發展和競爭優勢?

韓永文:推進新時代東北全面、全方位振興,要著力提升東北服務國內市場需求的高質量供給能力。

一是應加快構建區域內有機分工、協調發展的自主科技創新體系,按照區域比較優勢和需求導向,調動激發理工科研優勢。將較好的理工教育、應用科研資源與區域內產業發展有效結合起來,服務於本區域和全國制造業高級化發展和產業鏈現代化進程,創造新增長點。既要抓住新一輪產業革命機遇,推動東北傳統優勢制造業向智能制造、數字經濟等高科技產業轉型;又要致力於鞏固傳統制造業基礎,擴大產品和服務供給市場,做強制造業優勢。

二是要註重培養、發展先進服務業。東北的先進服務業,尤其是現代生產服務業發展相對不足。東北應該在發展高端服務業方面,探索實施“彎道超車”戰略,加快補上生產性服務業發展不足這塊“短板”。政府應該強化規劃引領、政策扶持,註重市場引導,運用現代數字信息技術,推進產學研企一體化發展,加快培育形成市場創新、技術創新、產品創新等前端生產性服務業發展機制;培育形成推進科研成果加速推廣轉化的中端生產性服務業體系;加速建設延長制成品市場開拓、產後與銷後服務鏈條,積極拓展現代化生產性服務業增值空間。

三是進一步發揮東北在保障國傢糧食、能源、生態、國防等方面的安全屏障功能。要特別重視黑土地等“土地中的大熊貓”的獨特性,穩定提升糧食生產能力,擴大規模效益,拓展深加工產業鏈、提高附加值。能源安全保障方面,應著力於利用好東北地區的自有資源和國際能源市場多元化,在能源儲備能力、能源資源深度加工利用上加大投資建設力度,大力拓展、深化軍民產業融合發展。

呂煒:“十四五”時期,東北地區要取得振興新突破,就必須央地合力,提前佈局下好先手棋,以更大力度更強舉措解決發展定位和戰略規劃、探索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等問題。

東北地區應謀劃好適合自身發展的戰略定位。要認真研究產業、教育、科技佈局的發展規律,並對各項政策的實施效果進行科學評估。要立足戰略使命和責任,充分發揮比較優勢,勇挑國防安全重擔,建設好國傢大糧倉,促進綠色發展轉型,提升能源保障能力,構建現代化產業鏈,提升維護國傢“五大安全”的能力。要重視在裝備制造、原材料生產等領域長期積累形成的核心技術、生產工藝、生產與管理人才等工業基礎資源,加大盤活存量資源力度,優化存量資源配置,以存量資源吸引各類增量資源。要盡快摸清產業數據傢底,做好數據資源的挖掘、清洗、服務及數據開發基礎設施、重大裝置的建設,制定有針對性的發展規劃和保障措施,以最大化地發揮東北產業數字化的場景資源優勢和數字產業化的數據資源優勢。

東北地區應探索關鍵核心技術攻關新型舉國體制的東北路徑。東北要應科技創新需求,主動而為推進制度創新,更大力度發揮好政府在制度改革與創新方面的作用。要完善落實創新關鍵技術攻關“揭榜掛帥”制度,充分激發各類創新主體的積極性,加快推動關鍵核心技術的突破創新,切實提高創新鏈的整體效能。要建立健全基礎研究的多元化投入機制,拓寬社會投入渠道,加大對基礎研究的支持力度。

王洪章:東北要發揮基礎產業優勢,推動基礎產業向高端化、智能化、綠色化發展轉型。為優勢產業註入新動力,使基礎產業更好適應並支持全產業鏈高質量發展要求。

一是以“高端化”作為產出目標,增加科技投入。增加農產品和工業產成品附加值,瞄準更高端的市場需求。實現產出高端化,強化產學研相結合,重點加強對核心關鍵技術的研發攻堅。東北中小企業創新研發是短板,要提供更多政策傾斜,包括建立創投基金,使金融和信貸投放與底層企業的創新需求場景相融合。

二是以“智能化”作為生產引擎,促進生產效率提升。抓住數字化發展機遇,利用前沿技術推動基礎產業生產方式革新。用工業互聯網聯通產業鏈、創新供應鏈,促進基於數據跨區域、分佈式生產和運營,提升全產業鏈資源要素配置效率。搭建工業雲平臺,推進制造技術軟件化提升,根據技術需求進行軟件化創新。

三是以“綠色化”作為續航保障,推動農業生態化和工業清潔化生產。抓住“碳達峰、碳中和”機遇,支持產業綠色升級。政策方面,由政府牽頭推動綠色環保項目投入,建立獎懲機制,引導市場行為。技術方面,學習推廣國傢首批綠色產業改革試驗區的經驗技術,鼓勵加強綠色產品核心技術研發。資金方面,發展綠色金融,設立專項貸款,促進社會資本流向綠色產業。

同時,充分發揮東北自然資源優勢,發展生態旅遊等特色產業。最大限度開發服務業資源發展潛力,建立集經濟、旅遊、文化三大要素為一體的特色文化產業集聚區。

周天勇:東北產業結構調整的任務,一是對傳統工業體系要進行數字化、智能化和網絡化改造升級。要按照社會生產和消費需求變化,調整產業、行業和產品生產結構,提高產品質量、增強產品功能性、增加產品品種。二是資源枯竭城市和地區的轉型,其核心任務是傳統資源產業的替代轉型,重新佈局、發育和壯大新的主導產業。

東北產業結構調整升級,從經濟主體看,一是要加快國有經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使國有企業增強市場和競爭意識。二是依照本地優勢和條件,由各類經濟主體按照其對市場的感知和判斷,進行投資、建設和經營。符合市場需要的蓬勃發展壯大,不符合市場需要的、沒有競爭優勢的,逐步縮小或者被淘汰,由市場選擇、留住、發展和形成本地區的主導產業和產業結構。(本文

2則回應
  1. 好[點贊][點贊]

  2. OK[點贊]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