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

熱依紮,不愧是你。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

白玉蘭頒獎禮,男主競爭是於和偉一超+黃軒王凱張嘉益的多強,最終於和偉實至名歸奪獎。

女主這邊,她和童瑤的競爭把懸念一直保持到最後,結果勝出的是童瑤,至此,童瑤已經囊括瞭百花和白玉蘭視後,即將完成大滿貫。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2

而全場最精彩的時刻,還是宣佈童瑤獲獎的那一刻,童瑤雙手合十起身和身邊人抱成一團的時候,就坐在附近的熱依紮,匆匆瞥過一眼就迅速把眼神移開,繼續保持目不斜視。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3

童瑤上臺發表感言,熱依紮淡定鼓掌,無悲無喜。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4

倒是同劇組的黃堯拿到最佳女配的時候,沖過來給她一個愛的抱抱,熱依紮開心地呦,眼睛笑得瞇成一條縫。一看就是當年一起拜黃軒為師學西北話的劇組姐妹花。

《山海情》是這屆白玉蘭的大贏傢,拿下瞭最佳劇集和最佳男女配,可是黃軒輸給瞭狀態巔峰的於和偉,孔笙輸給瞭《覺醒年代》的張永新,而熱依紮輸給瞭童瑤。

結果一公佈,“熱依紮沒拿最佳女主角”就上瞭熱搜,沖到第五,童瑤拿最佳女主的熱搜位,13位。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5

《三十而已》火到那麼出圈,沒人敢說童瑤不配,但大傢還是忍不住為熱依紮感到可惜。

不過想一想,要是水花知道這個結果,會怎麼說,大概還是會抹一把汗,抿嘴一笑說,難過啥,趕緊種蘑菇咧!

熱依紮輸給童瑤不意外,但她是《山海情》的意外

大傢都說替熱依紮意難平,但我倒覺得,大可不必。

熱依紮輸獎,大概率不是輸在演技,而是戲份,畢竟,比的是最佳女主獎。

雖然從番位上,童瑤在《三十而已》隻是二番,但擁有著絕對獨立且吃重的劇情線。

而水花之所以給大傢留下這麼深的印象,更多是熱依紮演技太驚艷,典型的以少打多,但從戲份看,水花的戲份,怎麼撐,也難撐起一個女主。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6

老實港,當初熱依紮去劇組面試的時候,要是一開始說面試的是女主,她八成去都不會去。

《山海情》妙得很,瞭解正午陽光的觀眾就知道,這其實是正午陽光用老演員用得相對最少的一部。男主黃軒,關鍵配角張嘉益、尤勇智,都談不上是固定班底。

但孔笙用演員是一貫的準,一貫的好,就像黃軒,是真的好,好到一切表演都在精準的計算之中,可以嚴絲合縫地嵌進故事裡,嵌進孔笙的鄉土情懷裡。

可熱依紮絕對是個意外,她是第一次演孔笙的劇,當然還是在孔笙的掌控之中,但卻不完全在孔笙的預料之內。

孔笙在為《山海情》選角時,李水花這一角,試瞭很多個演員都不滿意。直到熱依紮過去碰運氣,孔笙才認準瞭,就是她。

孔笙其實不算熱依紮的貴人,但他真的好演員的貴人,王凱如此,胡歌如此,劉敏濤如此,熱依紮也是如此。好演員遇到他,就像煮開水,別人那兒最多是八九十度,孔笙這裡就燒到100度,演技就沸騰起來。

而且當初熱依紮剛惹瞭好幾場風波,又剛生完孩子不久,還在哺乳期,要拍戲的話,就得把孩子帶到劇組。她還怕導演和劇組的人嫌棄她們。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7

我猜她當時還不太瞭解孔笙和正午這幫人。

結果正午把她保護得很好,但她來演瞭,又並不像以往孔笙劇裡那些嚴絲合縫的女演員。

她演戲是規矩的,但戲本身卻像瘋長的苔蘚,帶著頑強的生命力,你根本不知道她的極限在哪裡。

水花這樣的角色,觀眾以前根本沒見過。

這個故事說的是,如何將飛沙走石的“幹沙灘”建設成寸土寸金的“金沙灘”。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8

劇集一開場,就是德福去把跑掉的村民逮回來,可跑掉的人,個個都說寧願死也不回去,太苦瞭。追問原因,一個比一個有理,“餓啊,餓得回來直吐酸水”。

結果被德福他爹一句話懟回去,“你吃瞭屎瞭吐成這樣”。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9

德福費盡力氣找瞭幾戶人去吊莊,可是供電局不給電,因為必須60戶傢庭才能供電,金灘村剛好59戶。

就在這個節骨眼,水花拉著板車帶著丈夫孩子,徒步瞭七天七夜,來到金灘村湊齊瞭60戶傢庭。

很多觀眾到現在都忘不瞭,馬德福在晨光中望見拉著板車的水花,咧開嘴笑,水花也對遠方正在註視著她的得福笑瞭一下,這麼一笑,觀眾的淚水就嘩啦嘩啦流下來瞭。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0

有人說熱依紮劇中的哭戲好,其實最精彩的是她的笑臉。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1

這麼愛笑的水花,命卻苦得要命,本是讀書的好苗子,因為傢窮得不輟學。

原本和男主馬得福青梅竹馬。卻被父親賣去隔壁村。

故事開頭就是她逃婚,得福奉命去抓她,熱依紮一個閃閃縮縮的動作,加上淚眼,就把觀眾的心都震碎瞭。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2

得福沒抓她回去,還給她身上所有的錢,讓她跑遠點,可她想到爹可能會被興師問罪,又含著淚回來。

她一回來,對著得福那麼一笑,笑著笑著,又忍不住哭起來,對愛人的留戀安慰,說不出的委屈難過,五味雜陳,不用一句臺詞,就全都告訴觀眾瞭。

這就是熱依紮的神來之筆。

流量女明星對著劇本演都演不明白,但熱依紮的表演是往劇裡加東西。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3

後來水花丈夫在修水窖時不幸遭遇塌方,壓斷瞭腿造成終生殘疾。她也沒有要死要活沒空哭天搶地。

一個人,拉著一輛板車,載著丈夫和子女,往吊莊趕,為全傢人尋條活路。

當然有人會疑惑:這麼精彩一個人設,誰來演不都一樣嗎?當然不一樣。

好演員和角色永遠是相互成就的!

是因為熱依紮對角色獨特的理解,才塑造瞭獨一無二的李水花。

劇裡很多動人的場景是她臨場發揮。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4

比如走瞭七天七夜邊走邊唱前往吊莊一幕,很多觀眾說是近幾年中最令他們動容的影視片段。

但唱歌其實是熱依紮自己唱的,她覺得一個女人走瞭這麼遠,必須有點精神支撐才撐得下來,於是自然而然地唱起瞭山歌。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5

夕陽下,一個女人,一輛板車,曠野無垠,歌聲嘹亮。

一個西北女子的堅韌,還需要臺詞嗎?

可還不止,到瞭戈壁灘上,就一片黃土,要從地基開始搭新傢。

換成別人,八成蔫瞭。但水花卻笑著說,這就是我的傢瞭。

得福在後面都快難過得哭瞭,她卻笑著說一句“好著呢”。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6

好著呢,就成瞭水花的口頭禪。哪裡好瞭,哪都不好,但有瞭這般的女子,日子再不好,也要讓它變好。

原本是一個苦命女子的堅韌故事,因為熱依紮的表演,就多瞭幾分溫柔的詩意,她釋放出的堅強,起初強勁如風,而後又漸漸被西北的風沙吹散,但任憑風沙再吹,也吹不散她臉上的笑容。

因為“額們水花,是唱花兒的花兒喲,是自由行走的花。水花笑著呢,日子好著咧!”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7

日子越是難得過不下去,水花的笑容就越是堅韌,因為女人是水做的,水花卻自己在水中開瞭花。

在吊莊艱難的日子中,連最昂揚、熱血的德福,面對眼前的難,也曾經氣餒,甚至懷疑過——

但隻有一個人,你問她過上好日子的信心動搖過嗎?沒有,從來沒有。

這個人就是水花。

換瞭其他的演員來演,會覺得誇張。但放在熱依紮身上,就覺得順理成章。

我敢說,即使是孔笙導演,也想不到熱依紮能這麼演,她表演的生命力就像戈壁灘上的野花,是不被命運束縛自己生長出來的,是旁逸斜出的。她是這部戲的意外,但卻是最美麗的意外。

熱依紮沒拿最佳女主角咋的瞭,水花才沒空難過咧

但為什麼熱依紮能演得這麼好?

這個角色,不僅在外形上顛覆瞭熱依紮以往時尚美艷的形象。在性格上和熱依紮本人也差異很大。

但隻要是誇劇的,幾乎都都要把熱依紮拎出來單獨誇一遍。好像沒誇熱依紮,這部劇都白誇瞭一樣。

可問題是,在這部劇之前,熱依紮的名字可不是跟好演技連在一起,而是跟“穿著暴露”“抑鬱癥”甚至“作”等等負面的評價連在一起的。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8

熱依紮口碑能逆襲,當然是因為她演得好。

堅韌淳樸的農村女性其實不好演,很容易掉入一個自我感動的圈套,別人沒感動,自己先哭得驚天動地。問題是角色的根沒穩,哭再多隻會讓人覺得油膩,假大空,是沒有血肉靈魂的。

而熱依紮演技的妙筆就在沒有刻意要去塑造一個女英雄。

她隻是演出瞭一個女人的征程。

這是角色的魅力,也是熱依紮的。國內不乏優秀的女演員,卻很難找出幾個真正能演出淳樸的女演員。

太多女演員都曲解瞭淳樸堅韌的意思。

鏡頭一給特寫,她就眉頭緊蹙,滿臉寫著“快看,我要開始秀演技瞭”。

但淳樸和堅韌更多是一種感覺。用力演容易,問題是如何讓觀眾真正理解瞭每個行為背後的邏輯和意義。

熱依紮其實用的是笨辦法。從未去過寧夏,也一點不會講寧夏方言,那就天天跟著黃軒和當地人學,所有臺詞前一天晚上背熟,第二天拍攝時現學現賣。

樣子太時尚,就提早跟著劇組體驗生活,風吹日曬走一波,高原紅就曬出來瞭。

一臉幹涸的皮膚,加上原汁原味的方言,簡直是土生土長的人兒。正是這種接地氣,把當地的原生態給演瞭出來,有質感,渾然天成。

還有一些規矩是體驗生活才能學到的。很多女演員一眼農民就把手搞得很臟——你看,老娘賣力吧,粉絲又能吹一波瞭吧。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19

但真正的農婦幹農活的時候要帶手套的,因為還要做飯,“不能讓手心臟著”。

還有些東西是埋進身體裡的,比如劇中水花被教授問是不是想學種蘑菇,熱依紮的反應是表情猶豫瞭一下,但身體又忍不住向前傾,因為水花“自卑,怕給城裡人添麻煩”,但又想種蘑菇掙錢。

這麼多的小細節,才成就瞭立體的李水花。

所以演到最後,哪怕熱依紮頂著一張美麗的臉,觀眾還是覺得,她就是個面朝黃土的普通農婦。

但隻是這樣,水花還打動不瞭人,觀眾喜歡水花,不是因為她是農婦,而是因為她是她聰明、堅強、能吃苦,又有決斷、拎得清,還重感情。

劇中得福是村幹部,可她依靠德福瞭嗎?當然沒有。

這一切,也讓人想起現實中的熱依紮,同樣,也是一個單親母親。

某種意義上說,水花和熱依紮,是相互成就的,熱依紮演出瞭水花,但也被水花治愈瞭。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20

其實演水花之前,熱依紮的情況,不太好。

因為機場吊帶裝,被網民懟。

和杠精吵架,被網民懟。

在網上公開自己有抑鬱癥,引發網暴,在網上和網民互懟,造成誤傷,又被懟。

這一切又加重瞭她的重度抑鬱和重度焦慮癥。

可是好巧不巧,就好像水花這個角色,就在熱依紮人生這個坎上等著她。

用熱依紮自己的話說,越演我的狀況就越好瞭。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21

拍攝的時候熱依紮正處於哺乳期,就連拍攝休息時,熱依紮也是一有時間就“背奶”。要照顧孩子,還要背臺詞,學當地話,這一切都讓人難以想象,但正是熱依紮從親身體驗中沉淀出的真實感,那種沒什麼能難倒熱依紮的力量,也在無形之中讓“李水花”這個角色的層次感更加豐滿起來。

也是這個角色,才讓觀眾發現,這個在北京胡同長大的新疆女孩,是怎樣從《甄嬛傳》的“寧貴人葉瀾依”——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22

到《長安十二時辰》的檀棋,一步步走過來。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23

熱依紮作為演員的信念感不是在演技綜藝用口說的,是一路演出來的。

所以這種信念感,就透出一種難以被戰勝的堅韌。越是被命運撕扯,就越是有一種生命的光彩透出來。

到最後,熱依紮和水花的命運相互交織,才為女性的命運做瞭最好的註解——每個人是生長於戈壁灘上的野花,風沙一來,聚散都不由自己,但有些女人,就是能從塵埃裡開出花來。

《山海情》中的水花由此擊中瞭觀眾內心最柔軟的地方:我們希望善良堅韌的人會有好的下場,希望那個拉著拖車走上七天七夜的女子會苦盡甘來,希望所有努力的付出會有回報,我們這麼希望水花,也這麼希望熱依紮。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24

現實世界,不一定永遠能讓人如願。

可是“志合者,不以山海為遠。”雖然沒拿到最佳女主,可是《山海情》拿下最佳電視劇全體主創們上臺的時候,黃軒就像劇中的馬德福一樣謙虛站在最邊上,而熱依紮就像春天裡的花,驕傲地站在侯鴻亮旁邊。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25

《山海情》有句臺詞說得好,“有奔頭那就不算苦,沒奔頭那才叫真的苦。”

正午陽光喜歡和用熟的演員合作,熱依紮現在是瞭,接下來的日子,當然是有奔頭的,而一個真正的好演員,總是會讓人想多看幾眼。

至於最佳女主,拿到瞭當然更好,拿不到,就隨它去。失去德福水花都沒哭過,一個女主獎杯而已,算得瞭什麼。

即使熱依紮沒拿到白玉蘭最佳女主,李水花也是最佳國劇大女主-圖26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