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斌: 不擔心中國的通脹更擔心通縮, 年底或明年通縮壓力會突出

新京報訊(記者 侯潤芳)近期,在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的博智宏觀論壇月度研判例會上,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副所長、博智宏觀論壇學術委員會委員張斌在演講中談到備受關註的通脹問題時表示,接下來(一段時間)中國經濟增長最主要的壓力不是通脹,更擔心通縮的威脅。“眼前幾個季度有出口撐著,(通縮的)壓力還不突出,但是放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壓力會更突出。”

據美國勞工部5月12日公佈的數據顯示,美國4月份CPI同比上升4.2%,創2008年9月以來最高水平;季調後環比上升0.8%。核心CPI同比上升3.0%,創1982年以來最高水平。

美國4月CPI數據引發市場震驚,但在張斌看來,目前關於美國通脹的大部分研究認為具有明顯暫時性特征的通脹並不可怕。“美國通脹上行不難理解,一方面是需求強有力的回升,另一方面是個別商品和服務供給短缺,導致瞭個別商品和服務價格大幅上漲。”

“真正的通脹威脅並不在暫時性特征的通脹這裡,什麼最值得擔心呢?是通脹螺旋上升機制:工資價格的上漲帶動商品服務價格的上漲,商品服務價格的上漲又會進一步要求工資上漲,形成一種通脹的螺旋,通脹預期也在上漲,這會帶來比較嚴重的通貨膨脹。”張斌說,雖然美國經濟中短期的通脹數據不用擔心,但是長期美國通脹中樞比以前要抬升一點兒,個別時間段會更高一點兒。

那麼,中國的通脹情況如何?張斌提出,其並不擔心中國的通脹,更擔心未來的通縮。“今天的價格與疫情前(2019年12月份)相比,CPI累計漲幅不到1%,食品價格漲0.8%,非食品上漲1.2%,核心CPI漲1%,CPI商品類漲1%,服務類漲1.2%。一年多的時間加在一塊漲不到1%,有什麼好擔心的?如果是擔心的話,不應該擔心通脹,應該擔心通縮,擔心價格過於低迷才對。”

“通脹偏低不是今年的事,過去五年整個通脹增速也很低。接下來(一段時間)中國經濟增長最主要的壓力不是通脹,我更擔心經濟二次下行,更擔心通縮的威脅。眼前幾個季度有出口撐著壓力還不突出,但是放到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壓力會更突出。”張斌說。

那麼,在這樣的形勢下,宏觀政策如何選擇?張斌指出,當前廣義政府支出在收,作為貨幣政策的利率政策應該在維護宏觀經濟穩定、維護總需求穩定方面發揮更積極的作用。“利率政策這不光對總需求的穩定可以發揮作用,對於優化經濟結構也可以起到幫助作用。當利用政策刺激經濟的時候,它發力的作用機制是讓私人部門的債務成本下降,讓私人部門的資產價格提升,讓私人部門的資產負債表更強壯,通過私人部門發力,讓經濟增加多一點兒活力,這也是其他國傢應對需求不足的首選做法。”張斌說,當前市場流動性還算充裕,貨幣政策並沒有急著收,穩定總需求的政策工具側重點已經往這個方向做瞭調整。

新京報貝殼財經記者 侯潤芳 編輯 趙澤 校對 劉軍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