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自己或被查, 這位市政協原副主席上演"最後的瘋狂"

浙江湖州政協原副主席葛偉違紀違法案

利益一體 放縱司機當掮客

浙江省湖州市政協原黨組成員、副主席葛偉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得知自己或被查, 這位市政協原副主席上演

葛偉,男,漢族,1964年1月出生,1981年12月參加工作,1984年10月入黨,曾任浙江省長興縣呂山鄉黨委書記,長興縣經濟技術開發區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任,浙江省湖州市太湖旅遊度假區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任,湖州市政協黨組成員、副主席兼湖州太湖旅遊度假區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主任,湖州市政協黨組成員、副主席。

2019年10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葛偉被浙江省紀委監委依法審查調查,並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4月,葛偉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2020年6月,經浙江省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金華市人民檢察院以葛偉涉嫌受賄罪向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2021年2月,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以受賄罪判處葛偉有期徒刑十一年,並處罰金人民幣一百萬元。宣判後,葛偉當庭表示服從判決,不上訴。

2月5日,隨著法槌敲響,浙江省湖州市政協原黨組成員、副主席葛偉受賄一案落下帷幕。

機關算盡太聰明。兩年前,當得知自己可能被查,葛偉想盡辦法、抓緊時間揮霍權力,上演離開太湖旅遊度假區前最後的瘋狂——把之前承諾給某企業的優惠條件落實成書面協議,心裡想著以後有機會,還要以此向該企業兌現好處。

算盤打好瞭。然而這一次,卻隻落瞭個空!

“權力變成瞭我謀取私利的工具,還生怕過期作廢,千方百計想要做到利益最大化,貪欲之心一覽無餘。”理想信念坍塌,在瘋狂逐利中腐化墮落,葛偉親清不分,將度假區當成“自留地”“錢袋子”,一步步作繭自縛……

政商關系不清不楚,攀比闊氣甘被圍獵

“什麼都要講究一點、有面子一點、拿得出手一點。”葛偉的蛻化變質,從吃喝玩樂比闊氣開始,漸漸突破思想防線,進而價值取向出現嚴重偏差。

1981年參加工作後,葛偉從長興縣小浦鎮財稅所專管員起步,仕途一路順利,先後在長興縣鄉鎮、縣級機關擔任主要負責人。

2006年12月,因工作能力突出,葛偉再次受到組織重用,到湖州市太湖旅遊度假區任管理委員會黨委委員、副主任,分管投資等工作。

此後,嗅覺靈敏的商人老板們接踵而至,各式宴請杯盞交錯,各種阿諛奉承恭維不斷,在“糖衣炮彈”的攻勢下,葛偉沒能抵住誘惑、守住底線,很快與商人老板們打成一片。

相攜出入高檔場所,變換花樣吃喝玩樂,紙醉金迷的生活方式,讓葛偉耽於享樂,甚至把老板們當作好兄弟,將他們的消費習慣、物質條件作為生活的參照標準。

思想上松一寸,行動上就會散一尺。這句話,很快在葛偉身上得到印證。

2008年下半年,長興縣某化纖公司老板孫某為瞭感謝葛偉之前對他生意上的幫助,並為謀求其今後能繼續給予關照支持,一次性送給已離開長興縣兩年的葛偉50萬元現金。

第一次收受這麼多錢,葛偉是緊張、害怕的。但很快,葛偉不堅定的理想信念就在貪欲面前敗下陣來,“我以為離開長興已經兩年瞭,現在也沒有直接的利益關系,又是現金,就收下瞭。”

初嘗甜頭的葛偉內心是不安的,這筆錢在他手上放瞭近一年都沒敢拿出來用。過瞭很長一段時間,見沒出什麼問題,他的警惕心慢慢放下,自此一發不可收拾。

在太湖旅遊度假區工作期間,葛偉通過招商引資,引進瞭度假區最大的兩個項目。內心膨脹的葛偉認為這兩個項目都是他的功勞,並將度假區當作自己的“私人領地”“私人財產”。

在貪念的驅使下,葛偉罔顧紀法,突破行為底線,利用負責項目的機會瘋狂斂財。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其個人受賄的1600餘萬元中,半數以上來自這兩個項目的投資商鄭某。

2009年12月,鄭某的一個項目到瞭推進的關鍵階段,為獲得葛偉幫助,鄭某送給他某銀行的股份30萬股。這筆銀行幹股,讓葛偉在之後幾年時間裡,陸續以股份分紅和轉讓款的形式,獲得瞭235萬餘元好處費。在葛偉的站臺加持下,鄭某的項目很快得以推進。

一來二往間,鄭某對葛偉的圍獵開始滲透到其生活的方方面面。兩人一起出國考察,鄭某送上美元“聊表心意”;葛偉要買房,鄭某將自己公司開發的一套樣板房低價出售給他;葛偉要裝修房子,鄭某不僅為他購買大量高檔裝修材料,還承擔瞭裝修費用90.5萬元。

“世上沒有免費的午餐,這實際上就是赤裸裸的權錢交易。”葛偉對此亦心知肚明。

據葛偉供述,在服務項目中以權謀私,通過低價購房收受賄賂,也是其權錢交易常用的隱秘手段。

2011年,葛偉利用擔任太湖旅遊度假區管理委員會黨委書記兼任主任的職務便利,為某房地產開發公司在建設項目上提供幫助。同年12月,葛偉購入瞭該公司開發的一處房產,通過兩次向該公司負責人打招呼要優惠的方式,變相收受好處。2016年10月,他又如法炮制,以“優惠價”買下瞭該公司開發的另一處房產……

隨著職位提升、權力增大,葛偉私欲蒙心,貪婪膨脹,將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當成以權謀私的籌碼,當作個人發財的工具,心甘情願落入圍獵者的陷阱中。

“貼心”司機牽線搭橋,受賄千萬一損俱損

上梁不正下梁歪。葛偉唯我獨尊、作風霸道,為他服務的駕駛員葉麗智,也漸漸狐假虎威、仗勢斂財。

“這個司機的‘本事’很大。”據辦案人員介紹,葛偉受賄的1606萬餘元中,有1024萬餘元系其夥同葉麗智共同收受。

葛偉在懺悔錄中這樣描述葉麗智:“長期給我開車,為人老實可靠,比較忠誠。我對他非常信任,把公事、私事,都很放心地交他去辦理。”平日裡的鞍前馬後,讓葉麗智對葛偉“臺上”和“臺下”的活動都瞭如指掌,兩人形成瞭一個牢不可破的利益共同體。

有一次,葉麗智提出自己也想要賺點錢,改善生活,葛偉不但沒有嚴加批評,反而積極策劃,幫助葉麗智一起“賺錢”。

看在葛偉的面子上,不少商人老板對“能吹得動耳邊風”的葉麗智也多瞭幾分“敬重”。

2011年下半年,時值太湖旅遊度假區某項目公開招標,葛偉與葉麗智事先商定好,以葉麗智出面聯系、葛偉幕後幫忙的方式與老板們促成合作。沒過多久,70萬元的“辛苦費”,不費吹灰之力就落入瞭二人的囊中。

消息不脛而走,此後,找葉麗智“攀關系”“拉路子”的人更多瞭起來。

2013年下半年,在為某公司項目工程款支付提供幫助後,葉麗智出面將葛偉一輛市價10.5萬元的舊車以60萬元高價出售給瞭該公司法定代表人;2019年5月,在為某公司中標工程提供幫助後,葉麗智和葛偉收受該公司項目經理200萬元好處費……利用葛偉的權力,兩人陸續做瞭數筆交易,在共同收受的賄賂中,最高一筆高達330萬元。

這樣的“好生意”,讓不少頭腦靈活的掮客感到眼紅,紛紛想要插一隻腳、分一杯羹。

2016年下半年,湖州市水務集團城區分公司仁皇山片區營業所原負責人馮海川主動找到葛偉、葉麗智,請求二人為某公司承接土方工程提供幫助。在馮海川的提議下,葉麗智與請托公司負責人商定,按工程量的比例計算好處費,並通過馮海川的賬戶進行收取,以掩人耳目。這一筆交易使三人共收受好處費145萬元,其中馮海川分得瞭28萬元。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在湖州市耀西投資有限公司原副總經理劉斌的牽線搭橋下,葉麗智與葛偉又先後促成瞭某公司兩樁項目的承攬。事成後,三人陸續收到該公司副總經理所送的好處費230萬元,“中間人”劉斌分得瞭60萬元。

在葛偉的縱容下,葉麗智愈發肆無忌憚,開始在葛偉不知情的情況下中飽私囊,以購買房屋資金不足為由,額外收受請托人財物共計140萬元。

天網恢恢,疏而不漏。2021年2月5日,葉麗智等人與葛偉一同站上瞭法院的被告席,隨著法槌落下,金華市中級人民法院對葉麗智以受賄罪、利用影響力受賄罪數罪並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八年六個月,並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對劉斌、馮海川分別以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三個月、三年,並處相應罰金。真真切切上演瞭一出“一損俱損”的鬧劇。

絞盡腦汁對抗組織,幡然悔悟來得太晚

一個人能否廉潔自律,最大的誘惑是自己,最難戰勝的敵人也是自己。失去瞭理想信念,自覺內心空虛的葛偉,漸漸迷上瞭墮落腐化、驕奢淫逸的生活。

在美色誘惑下,葛偉心甘情願為利益相關人大開方便之門。有的升職瞭,有的加薪瞭,有的“荷包”鼓瞭……利用自己的職務便利,葛偉先後在崗位調動、待遇享受、工作安排、拆遷補償等事項上,為她們提供幫助。

沒有足夠的政治定力,葛偉在金錢、美色面前敗下陣來,底線全面失守,走上瞭一條玩火自焚、葬送前程的不歸路。

據查,葛偉違反組織紀律,以妹妹的名義開設證券賬戶,進行股票交易,但在領導幹部個人有關事項填報時,卻隱瞞不報該賬戶持有巨額股票的情況;違反廉潔紀律,違規從事營利活動,通過投資入股某混凝土制品有限公司,獲利56.5萬元……

葛偉毫無黨性原則,通過制造還款假象、轉移涉案物品、與他人串供等方式掩蓋問題,企圖對抗組織審查調查。

2014年,省委巡視組進駐湖州巡視,葛偉整日忐忑不安,害怕從鄭某處低價購房的事情敗露。但他沒有珍惜這次迷途知返的機會,而是選擇掩蓋真相,將房子原價賣給瞭鄭某名下的公司。

然而,此時的葛偉早已無法回頭,他心中有更多的欲壑需要用金錢填平。因此,當低價購買的房子還回鄭某公司後,葛偉始終覺得自己有點“虧”。於是,在三年後的一個時機,葛偉假意向鄭某抱怨起瞭自己的損失。“機敏”的鄭某馬上會瞭意,立即轉給葛偉100萬元。

擔心留下痕跡的葛偉,又處心積慮地從鄭某處拿瞭100萬元現金,並通過銀行轉賬的方式打到鄭某賬戶,制造出該100萬元已經歸還的假象。

2019年10月,得知葉麗智被留置的消息後,葛偉惶惶不可終日,立即退還瞭部分違紀違法所得,並與老板們進行串供,統一口徑。他還將這些年收受的部分違紀違法所得交由親戚、朋友轉移、隱匿,利用一切機會負隅頑抗,企圖瞞天過海,掩蓋自己受賄的事實。

但這一切不過是自欺欺人。不論是“牢不可破”的攻守同盟,還是用金錢利益構築的“信任橋梁”,都在黨紀國法面前很快坍塌,所謂的“友誼”顯得不堪一擊。他們最終一起站上瞭被告席。

“我一次次把別人為我量身定做的利益輸送,看成是自己的幸運和機遇,尋找種種借口,自我麻痹。”深入剖析葛偉案不難發現,葛偉千方百計地遮掩、隱瞞受賄事實,正是因為他不敢正視自己身上存在的問題,反而選擇小心翼翼地回避、掩蓋問題,以致“毒瘤”越長越大,病入膏肓。

“悔不慎初,悔不慎獨,悔忘初心,悔忘擔當。”留置期間,在組織的教育感召下,葛偉終於能夠勇敢地直面自己的過去,一點一滴地回憶、反省、懺悔自己思想和行為的蛻變過程。

但正如他自己所言,此時的幡然悔悟,已經來得太晚。

來源 中央紀委國傢監委網站客戶端 | 作者 顏新文 黃也倩 孫凱妮

3則回應
  1. 美好生活人人向往

  2. 不用審判,直接槍斃!

  3. 嚴懲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