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1

頂著“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光環上市的迅遊科技,2015年上市時曾連續19個漲停板,以不復權股價看,2015年6月24日最高股價達297.3元/股,一度超過當時的茅臺,是2015年名副其實的大妖股。

如今,公司兩次上演創始人內鬥戲碼,股價也一路走低,截至4月9日收盤,收報12.1元/股,被投資者稱為“問題股”。有投資者表示:“這幾年,賠瞭一輛奔馳E300!”

4月9日,公司召開股東大會,免除董事議案一通過一被否,公司創始人章建偉“出局”。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2

免除董事議案一通過一被否

一場股東大會,引來多方圍觀,深交所甚至兩次下發關註函。

4月9日,迅遊科技召開股東大會,審議通過瞭《關於免除章建偉先生公司董事職務的議案》,未通過《關於免除袁旭董事職務的議案》。這已是公司創始人之間的第二次對峙。

3月24日,迅遊科技召開董事會會議,審議通過瞭《關於免除章建偉先生公司董事職務的議案》。本次董事會會議由合計代表公司18.66%表決權的股東大數據集團及其一致行動人袁旭、陳俊提議召開。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3

公告稱,鑒於章建偉作為公司董事長,缺乏對公司所處行業、發展戰略、主營業務的理解,長期缺席公司戰略制定和日常經營管理,提議免除章建偉董事職務。出席會議的9名董事中,8名投瞭贊成票,僅章建偉投瞭反對票,理由為罷免毫無根據,系個別董事為私利之舉。

本次董事會會議還審議通過瞭《關於提請召開2021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的議案》,同意公司於4月9日召開股東大會,審議罷免章建偉董事職務的議案。

章建偉很快進行瞭反擊。3月29日,公司董事會收到章建偉提交的《關於免除袁旭董事職務的臨時提案》,提請將其作為臨時提案提交公司2021年第一次臨時股東大會審議。章建偉指出,袁旭在董事任職期間出現個人巨額債務到期未清償,違反董事的忠實、勤勉義務,並依次列出瞭四條罪狀。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4

在這場股東大會召開前夕,深交所兩次下發關註函,要求公司說明罷免章建偉董事職務的原因及合理性,同時袁旭是否具有擔任公司董事的相關資格等。

第一次內鬥以握手言和告終

迅遊科技創始人之間的內鬥已不是第一次上演,上一次要追溯到2019年。

2018年,迅遊科技由盈轉虧,當年虧損金額高達7.9億元,上年同期為盈利1.02億元。2019年繼續虧損11.86億元。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5

2019年9月5日,迅遊科技召開董事會會議,審議通過《關於免除章建偉公司董事長職務的議案》《關於推舉袁旭為公司董事長候選人的議案》,未通過《關於罷免袁旭總裁職務的議案》《關於提議董事長章建偉兼任公司總裁的議案》。

袁旭、陳俊共同提議免除章建偉董事長職務,理由與這次罷免原因相同,並提議推舉袁旭為董事長候選人;董事長章建偉提議罷免袁旭總裁職務,並提議自己兼任公司總裁。

獨立董事趙軍在對《關於罷免袁旭總裁職務的議案》投反對票時表示,事情發展到今天,董事長與總裁相互敵對,水火不相容的情況,獨立董事面臨兩難局面,又不能因議題難以抉擇而回避表決。因此,基於兩害相權取其輕的原則做出以上表決。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6

之後,雙方突然握手言和,給出的理由是“近期章建偉、袁旭、陳俊三位實際控制人就公司治理、大股東質押紓困、管理層新老交替等相關事宜進行瞭充分溝通,達成瞭充分諒解。”

雙方化幹戈為玉帛,是為瞭引入大數據集團。2020年1月17日,公司公告,近日接到公司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章建偉、袁旭、陳俊的通知,2020年1月15日,章建偉、袁旭、陳俊與大數據集團簽署瞭《紓困暨投資協議》,若據此約定的股權轉讓、表決權委托事項完成後,大數據集團持有或控制上市公司表決權對應的總股份數為4789.89萬股,占目前上市公司表決權的21.5%,大數據集團將成為公司控股股東,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將變更為貴陽國資委。

股價曾超茅臺

迅遊科技於2015年5月27日登陸深交所創業板。彼時,正值上輪大牛市的後期,憑借“網遊加速器第一股”概念,迅遊科技遭資金熱捧。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7

自2015年5月27日上市交易後,迅遊科技連續錄得19個漲停板,即便在大牛市的氛圍中,也是十足的妖股。

以不復權股價來看,迅遊科技在2015年6月24日這一天創下297.3元/股的歷史新高,而當日貴州茅臺收盤價為261.21元/股。值得註意的是,當時由於暴風科技停牌,迅遊科技成為2015年6月24日兩市在交易的“第一高價股”。迅遊科技凌厲的走勢賺足瞭市場眼球,被稱為“另一隻暴風科技”。

面對蜂擁而入的資金和股民的超高熱情,迅遊科技頻發風險提示公告,從行業與市場、業務模式、業績波動及下滑、技術替代、知識產權保護等方面提示風險。

如今看來,迅遊科技所處的網遊加速器領域面臨的挑戰確實如當時風險提示中所述。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8

迅遊科技早已風光不再。截至2021年4月9日收盤,迅遊科技收報12.1元/股,總市值僅為24.6億元,股價較2015年6月24日高位跌逾95%。

董事長遭“群毆”! “網遊加速器第一股”內鬥再起, 股價曾超茅臺, 如今跌逾9成-圖9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