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著半導體標簽的諾安成長, 竟然交易瞭這麼多券商股……

上海證券報消息,因幾乎滿倉半導體而聞名的諾安成長基金,僅用瞭去年一年的時間,規模就從67億元躍升至328億元。基金經理蔡嵩松此前也公開表示:“銳度不改,爭當科技投資最鋒利的‘矛’”。

有意思的是,這支科技投資最鋒利的矛去年累計賣出金額最大的股票竟然是一隻券商股……

記者梳理諾安成長基金2020年年報發現,截至去年年底,基金持股市值占基金資產凈值比例超過1%的股票共有13隻,均屬於半導體板塊,這13隻股票占基金資產凈值比例合計更是接近90%。

諾安成長2020年年底部分持股情況

貼著半導體標簽的諾安成長, 竟然交易瞭這麼多券商股……-圖1

因此不少投資者給諾安成長貼上瞭“All in 半導體”的標簽。不過,從基金過去一年的累計買入、賣出股票的情況來看,這隻“All in 半導體”的基金在券商股上卻煞費苦心。

數據顯示,去年諾安成長累計買入中信證券14億元,占期初基金資產凈值比例超過20%;累計賣出中信證券15.82億元,占期初基金資產凈值比例更是超過23%。從最終持股情況來看,截至去年年底,諾安成長已清空中信證券。

貼著半導體標簽的諾安成長, 竟然交易瞭這麼多券商股……-圖2

由於基金半年報也披露瞭全部持股以及累計買入賣出情況,將基金年報和半年報結合分析,蔡嵩松去年對中信證券的大致操作情況也浮出水面。

記者梳理發現,2019年2月,蔡嵩松開始接手諾安成長的管理。2019年年底,中信證券出現在諾安成長的全部持股中,彼時的持股市值為2.09億元;去年上半年,諾安成長累計買入金額超出期初基金資產凈值2%或前20 名的股票中並沒有中信證券,卻累計賣出中信證券3.09億元;到瞭去年6月底,基金全部持股中並未出現中信證券的身影,這意味著蔡嵩松在去年上半年把手裡的中信證券全部賣完瞭。

最終去年諾安成長累計賣出中信證券超15億元,金額如此之大,是因為去年下半年蔡嵩松再次針對中信證券做瞭波段操作,不過,此次是大買賣,所以使得中信證券整體成交量居前。

從股價表現來看,中信證券上半年股價下跌4.7%,去年下半年股價漲幅超過23%。

貼著半導體標簽的諾安成長, 竟然交易瞭這麼多券商股……-圖3

除瞭中信證券,諾安成長去年在浙商證券、中信建投上的交易金額也較大。

具體來看,去年諾安成長累計買入3.02億元浙商證券、1.4億元中信建投,累計賣出2.44億元中信建投。與中信證券“待遇”相似的是,浙商證券、中信建投同樣未能在諾安成長全部持股名單中留下自己的姓名。

在基金2020年年報中回顧過去一年的投資策略時,蔡嵩松並未解釋自己在券商股上的操作邏輯。他表示,在基金的運作過程中,投資理念遵循產業投資,伴隨產業的優秀公司成長。細分到科技賽道,投資框架是自上而下選股,首先選擇高景氣周期的賽道,在好賽道中再選擇龍頭公司。

展望後市,他也未給券商板塊留下隻言片語,依然堅定看好半導體板塊。“經過2020年利空的消化,芯片半導體行業2021年已經可以跟消費、白酒、醫藥、光伏、新能源站在同一起跑線上。2021年是5G消費電子的換機高峰,加之晶圓代工產能緊缺引發的漲價潮,在外部擾動利空釋放的情況下,很可能是行業量價齊升的大年。任爾東南西北風,咬定青山不放松。”

華南一位擅長科技股投資的基金經理李明(化名)透露,在某種程度上而言,可以理解諾安成長這種波段操作。

“諾安成長之所以規模暴增是因為大傢把它定義為半導體基金,所以現在處於一個騎虎難下的局面。一旦持倉中出現別的標的,大傢可能覺得你不純正瞭,但是單純押註單一行業,業績會受影響特別大,畢竟你不是一隻行業主題基金,也需要一些別的操作來增厚收益。”

李明透露,去年科技股的表現並不佳,自己在堅守大本營的時候也會去配置一些其他行業標的,雖然保證投資風格穩定很重要,但也要為投資者賺到錢。

不過,他提醒,做波段還是要慎重。“去年年底,公司好幾個同事管理的基金都在漲,沒忍住,追瞭白酒股,結果就站在瞭高高山崗上;今年年初,依然沒抵住誘惑,追瞭化工股,結果還是一樣的慘。所以做波段不踏實,無法保證正確率,因為你不知道什麼時候要撤退,往往在你貪婪的時候,階段性行情就到頭瞭。”在他看來,基金經理拓展自己的能力圈很關鍵,需要多挖掘一些新的有價值的可以長期持有的標的。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