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問題整改不力、搞虛假銷號, 長江經濟帶六地政府被約談

新京報快訊(記者 李玉坤)2月22日,生態環境部約談安徽省池州市、江西省上饒市、湖北省孝感市、湖南省衡陽市、重慶市南川區和四川省遂寧市等六市(區)政府。

就此次約談,新京報記者專訪瞭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辦公室常務副主任徐必久。他介紹,這是首次針對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問題進行約談,六地均存在環境問題整改不到位、任務完成滯後等問題。“部分地區把其他已經完成的任務納入到整改方案中,這跟造假沒有區別。”

六市(區)政府一把手現場表態

約談指出,2020年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警示片(以下簡稱長江警示片)披露,上述六市(區)突出生態環境問題整改不力,普遍存在思想認識不到位、整改任務推進滯後、環境監管不嚴不實等問題。

約談要求,深刻認識長江經濟帶在經濟社會發展大局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準確把握新發展階段,深入貫徹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突出精準治污、科學治污、依法治污,始終把保護和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六市(區)黨委、政府要認真分析問題成因,制定可操作、可檢查、可考核的整改方案,拉條掛賬、辦結銷號。同時,要對近年來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反饋、長江警示片披露的突出生態環境問題,舉一反三開展排查,確保整改效果經得起歷史、實踐和人民檢驗。根據約談指出的問題,六市(區)黨委、政府應科學制定整改方案,於20個工作日內抄送生態環境部和所在地省級人民政府,並同步向社會公開。

約談會上,池州市長操龍燦、上饒市長陳雲、孝感市長熊征宇、衡陽市長朱健、南川區長張興益、遂寧市長鄧正權均作瞭發言,表示誠懇接受約談,正視問題,舉一反三,完善機制,堅決做好長江大保護工作。

徐必久:“把其他已完成任務納入整改方案,這跟造假沒有區別”

徐必久表示,這次督察發現瞭部分地區存在虛假銷號,“把其他已經完成的任務納入到整改方案中,這跟造假沒有區別”。

他表示,這是首次針對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問題進行約談。目的是傳導壓力,推動已經發現的問題得到解決。“以前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對大氣問題進行瞭約談。還有對面上的生態環境問題,選擇反面典型進行約談。”

這次約談的問題,都是長江警示片披露過的,督察人員在警示片播出之後進行瞭補充調查,對於披露的問題,進行瞭追根溯源,並向周邊問題進行瞭延伸。“問題很嚴重,有的地方甚至是虛假銷號,搞變通。”徐必久說,“虛假銷號這兩年發生比較少,把其他已經完成的任務納入到整改方案中,這跟造假沒有區別。”

目前,長江警示片已經播放3期,揭露瞭幾百個問題,涉及保護的許多方面。徐必久稱,這次選擇的是不重視、甚至虛假整改,問題特別突出的6個問題。“作為一種好的方式,在其他地區、其他流域,也會選擇警示片這種方式,進行督促。”

徐必久認為,春節剛過就進行約談,會傳導給地方很大壓力。之所以選擇約談的形式,是因為約談的形式顯得更加莊重一些,問題的情節更加嚴重一些,再重大的問題,可能就采取專項督辦的形式進行督導。其他問題,督察辦會通過函報、通報的形式傳遞下去。這些方式是一個組合拳。

約談表示,六地黨委、政府應科學制定整改方案,於20個工作日內抄送生態環境部和所在地省級人民政府,並同步向社會公開。

“地方之所以三令五申,多次催辦沒有解決,最大問題還是思想問題,重視不到位。生態環境問題整改,主體責任在地方,地方整改要加大公開力度。督促辦將對重大問題盯辦,對整改不力進行督促,整改成效實行抽查。”徐必久稱,銷號要經得起歷史實踐和人民的檢驗,要發動人民群眾進行監督。整改成效在每一輪督察中,都要作為重要方面進行檢查。

鏈接:六地生態環境問題詳情

安徽池州

“以修復之名,行開采之實”

2017年7月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反饋安徽省礦產資源無序開采問題後,東至縣發文要求關閉舜盛新材料科技有限責任公司位於大歷山省級風景名勝區內的石灰巖礦,啟動礦山地質環境恢復治理工程,2018年底前完成。但調查發現,違法開采破壞生態問題仍未得到有效解決。

東至縣住建部門及風景區管理處放任企業長期非法開采。池州市原國土資源局違規為企業延續采礦權。地質環境恢復治理工作不實,以修復之名,行開采之實,不但不開展削坡治理,反而對緩坡進行開采,整改到期前緊急變更治理方案,搞變通、走捷徑。池州市原國土資源局同意方案變更,明顯失職失責。池州市、東至縣兩級國土資源部門明知存在相關問題,仍通過治理驗收,申請整改銷號。東至縣國土資源、市場監管、生態環境等部門履職不力。

江西上饒

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處理不合格

2018年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回頭看”進駐期間及2018年長江警示片均指出,上饒市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滲濾液處理設施長期不正常運行、出水嚴重超標。上饒市整改方案明確要求2019年6月底前完成整改。但調查發現,整改工作仍不到位。

作為生活垃圾專項整治牽頭單位,上饒市城市管理局僅以下發“月度考核通報”方式督促風順生活垃圾填埋場整改,不動真碰硬;未對全市生活垃圾填埋場環境污染問題開展全面排查,對縣級生活垃圾填埋場整改工作不過問、不調度,壓力傳導缺失,鄱陽、餘幹、鉛山、婺源等4縣生活垃圾填埋場環境污染問題突出。作為長江警示片披露問題整改牽頭單位,上饒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以“專業水平不夠”為借口,整改督導走過場。上饒市生態環境局信州分局雖多次下達責令改正違法行為決定書,但後續盯辦不到位。

湖北孝感

擅自將部分湖泊水域調出保護范圍

2018年中央生態環保督察“回頭看”進駐期間,交辦群眾舉報漢川市黃龍湖被大面積違規填占導致生態破壞問題。孝感市根據漢川市調查結果,公開認定舉報問題不屬實。但調查發現,漢川市辦理群眾舉報不嚴不實。

2016年以來,鈺龍集團有限公司先後在黃龍湖水域范圍內填湖7處,共侵占湖面198.33畝。在兩傢單位調查報告明顯不一致的情況下,漢川市人民政府沒有再次組織核實,即認定群眾舉報不屬實。調查同時發現,漢川市長期未按要求編制全市湖泊保護總體規劃。漢川市水利和湖泊局編制黃龍湖詳細規劃時,以未獲批復的文件為依據,以填湖後的湖泊狀況為基準,擅自將部分湖泊水域調出保護范圍,且未與土地利用總體規劃相銜接,未明確湖泊岸線的準確節點等內容,導致調出水域最終被填占殆盡。漢川市人民政府審批把關不嚴,批復瞭該規劃。

湖南衡陽

尾礦庫危險廢物嚴重超標

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及“回頭看”進駐期間,督察組先後11次交辦群眾舉報衡東縣金龍礦業有限公司相關生態環境問題,並於2017年7月向湖南省作瞭反饋。但調查發現,衡陽市委、市政府重視不夠,推動不力,整改工作不到位。

衡陽市研究部署和系統推進不夠,有的領導幹部認為該問題整改難度大,存在畏難情緒,不敢較真碰硬。尾礦庫環境整治仍不到位,高塘沖尾礦庫生態修復工程覆土厚度達不到標準要求,周邊撇洪溝容量較小。金龍礦業未區分危險廢物和一般固廢,統一堆存於尾礦庫,廠內及周邊也堆放有不明廢渣、固體廢棄物與原輔料。對尾礦庫廢渣監測顯示,總鎘濃度超過4毫克/升,遠高於危險廢物鑒別標準1毫克/升的限值。地方黨委、政府長期以息訪息訴作為工作重點,沒有把工作放在真正解決環境問題上,對群眾訴求響應遲緩。

重慶南川

尾礦庫部分含堿雨水溢流外環境

2017年4月第一輪中央環保督察反饋瞭先鋒氧化鋁公司尾礦庫滲濾液長期污染周邊環境問題。根據方案,應於2017年底前完成整改。但調查發現,問題依然突出。

先鋒氧化鋁公司擅自降低工程標準,未按照設計圖紙對吳傢溝赤泥尾礦庫原有截洪溝進行改造,排滲設施、應急池等也未按要求建設或未達設計標準。2020年6月,吳傢溝尾礦庫南岸兩處截洪溝垮塌,部分含堿雨水溢流外環境。黃泥坡赤泥尾礦庫閉庫封場工作滯後,未按設計方案建設排水溝、截洪溝,排水溝最小截面面積僅0.1平方米,不足設計值的30%。南川區雖多次研究部署,但督促抓落實不夠,滲漏污染未得到徹底解決即上報整改銷號。專傢明確提出吳傢溝尾礦庫截洪溝、排滲設施有多項不合格,南川區原安監局仍將手續完成視為整改完成。南川區應急管理局對黃泥坡尾礦庫閉庫工程安全設施建設工程監督指導不力。

四川遂寧

污水處理廠溢流口直排涪江

2019年長江警示片披露,射洪市大量生活污水經縣城污水處理廠溢流口直排涪江。整改方案要求2020年6月完成整改。但調查發現,武安河生活污水直排問題依然嚴重,溢流污水化學需氧量、氨氮、總磷濃度分別超過城鎮污水處理廠污染物排放標準一級A標準1.44倍、3.28倍、3.62倍。

射洪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敷衍整改問題突出,將已經完成的9個項目納入整改方案,先後12次接到有關部門督促加快整改,依然無所作為。射洪市住房和城鄉建設局在明知污水處理廠有溢流情況下,仍形成銷號資料上報。射洪市政府審議整改方案時把關不嚴。射洪市委、市政府先後多次接到報告,均未引起重視,工作流於形式。遂寧市生態環境保護督察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審核把關不嚴即轉報。調查還發現,射洪市河長制形同虛設,巡河不查河、查河不治河。經調閱巡河記錄,2020年上半年,鎮級河長巡河18次,縣級河長巡河7次,對溢流口長期溢流問題僅發現1次,且始終未推動問題得到解決。

新京報記者 李玉坤

2則回應
  1. 區域?

  2. 治理環境造福子孫!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