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餘位影視從業者公開信“抵制抄襲者” 核心發起人怎麼想、怎麼說?

日前,百餘位影視從業者聯合發表署名公開信,直指有“抄襲劣跡”的於正、郭敬明以節目導師、嘉賓的身份出現在綜藝節目中,並且還進行話題炒作,應受抵制。

“我們都是中國影視行業的從業者,我們呼籲:嚴厲打擊和懲處有抄襲剽竊違法行為的編劇、導演,媒體平臺應弘揚時代正氣,多宣傳德藝雙馨的藝術傢,主動拒絕這些有劣跡且不加悔改的創作人,不給抄襲剽竊者提供舞臺,將他們從公眾媒體中驅逐出去。”

新華社記者23日對公開信的四位核心發起者、參與者進行瞭專訪,聽聽他們怎麼說。另截至發稿時,於正、郭敬明二人對記者的采訪請求均未回應。

[王興東]中國電影文學學會會長,電影《建國大業》《離開雷鋒的日子》編劇。

中國電影文學學會作為編劇行業協會,有維權職責,因此一直關註和參與瓊瑤訴於正案。於正賠償賠瞭,但沒有公開賠禮道歉,他還沒有遵從法律,缺瞭這樣一個環節就是不執行法律判決,就是不敬畏法律。這樣的人受邀以正面形象出現在公開節目裡,是非常不恰當的。

現在影視界原創疲軟,抄襲剽竊現象不少,而原創生態一旦不好,堅持搞原創的就少瞭。我參與這次抵制行動,就是要號召大傢敬畏法律,反對抄襲,尊重原創,履行賠禮道歉法律責任是對原創的基本尊重!文化產業的核心是原創,抵制抄襲保護原創就是保護文化從業者的飯碗。

[汪梅林]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中國電視劇編劇工作委員會副會長、中國影協電影文學創作委員會委員,電視劇《楚漢傳奇》《鐵齒銅牙紀曉嵐》編劇。

這些年我們的資本和媒體對內容生產深度幹預,導致大量一味追求流量、追求收視率的作品出現,郭敬明和於正正是這種價值導向和內容生產模式下出現的代表人物。他們代表流量思維指導下為迎合收視率和流量不擇手段的不良生態。他們之所以收到追捧,乃至被樹立為導師和行業精英,很大程度上是因為他們符合資本和平臺的要求。在這種價值導向下,影視行業生產出瞭大量“宮鬥”“架空”“甜寵類”和“瑪麗蘇”的內容。他們的作品在年輕人當中產生瞭不良的影響,很多青年演員也對他們的作品蜂擁而上。這種文化趣味和價值導向,對於有良知的編劇行業和影視從業人員來說是無法接受的,對此我們必須要發聲。

[宋方金]中國電影文學學會副會長,電視劇《手機》《熱愛》編劇。

郭敬明和於正的抄襲事件,不僅對被抄襲者造成很大傷害,也對整個創作的生態環境造成負面影響。不良創作生態造成瞭近年來“抄襲”“融梗”行為的多次出現。對於影視從業者而言,創作的好壞是能力問題,但“抄襲”是絕對不能觸碰的紅線,抄襲者更不應成為社會的榜樣。影視創作行業需要有好的公序良俗。我們希望此次聯名呼籲能起到警醒作用:各大平臺和節目不應選擇有創作污點的人來當節目導師;我們也希望此次聯名呼籲能喚醒影視從業者的文化責任感,為共建一個更健康的影視生態環境共同努力。

[劉毅]電影《戰狼》編劇、電視劇《少年包青天》編劇。

其實這不是一個突然的決定,而是長期積累之後的一個小行動,但是也沒有想到會引起這麼廣泛的關註。因為一直以來,於正拒絕履行法院判決向被抄襲者瓊瑤道歉,所以我們也一直都覺得,作為同行應該有一個公開的表態。平時大傢都對這些事情有討論,有共識,隻是到瞭最近,我們把大傢的想法和說法整理成瞭文字,然後反饋給瞭大傢,得到瞭廣泛的支持和呼應。

這件事情由頭到尾並不是針對他們兩個人,而是針對某種行業風氣乃至社會風氣。我們認為,我們應該對不好的社會現象發出自己的聲音,並且能夠讓更多的人聽到這個聲音,這就已經達到我們的目的瞭。

[背景鏈接]

2006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郭敬明小說《夢裡花落知多少》對莊羽小說《圈裡圈外》構成抄襲,判決被告郭敬明、春風出版社立即停止侵權、公開致歉、共同賠償原告經濟損失20萬元、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但郭敬明和出版機構未在判決書規定的期限內公開道歉。

百餘位影視從業者公開信“抵制抄襲者” 核心發起人怎麼想、怎麼說?-圖1

△小說《圈裡圈外》《夢裡花落知多少》(圖片來自網絡)

2015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作出終審判決,認定於正電視劇《宮鎖連城》侵犯瓊瑤電視劇《梅花烙》的改編權和攝制權,被告方停止侵權,於正向瓊瑤道歉,被告方連帶賠償人民幣500萬元。於正同樣未在判決書規定的期限內公開道歉。

百餘位影視從業者公開信“抵制抄襲者” 核心發起人怎麼想、怎麼說?-圖2百餘位影視從業者公開信“抵制抄襲者” 核心發起人怎麼想、怎麼說?-圖3

△電視劇《宮鎖連城》《梅花烙》海報(圖片來自網絡)

2則回應
  1. 幹得好!揭露這些玩意兒的嘴臉!

  2. 早就應該封殺這倆貨瞭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