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老虎”趙正永之妻言聽計從的“燃氣王”, 謀求晉升大肆行賄

撰文 | 餘暉

觀海解局11月18日從最高檢獲悉,陜西“燃氣王”郝曉晨被公訴瞭。檢方指控稱,郝曉晨涉嫌受賄罪、行賄罪。

59歲被免職的郝曉晨

郝曉晨,曾用名郝延安,男,漢族,1960年4月生,今年60歲,陜西延川人,研究生文化程度,1981年7月參加工作,1985年1月加入中國共產黨。

他在陜西燃氣系統工作多年,曾被外界稱為陜西“燃氣之王”。

對“老虎”趙正永之妻言聽計從的“燃氣王”, 謀求晉升大肆行賄-圖1

1979年9月,19歲的郝曉晨到長慶油田陜西石油技工學校地質專業學習,畢業後到長慶油田勘探局試采一部指揮部工作。

1983年7月,郝曉晨到瞭中原石油勘探局,歷任試油處、試采公司技術員,采油六廠試油隊生產組長,機修站、修保大隊工程師,機動科副科長,機運大隊黨委委員、第一副大隊長兼任汽車修造廠廠長等。

在多個崗位歷練後,郝曉晨在2005年10月任陜西省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副董事長、總經理,6年後履新陜西燃氣集團有限公司黨委副書記、總經理。

從2011年10月至2019年7月,郝曉晨在陜西燃氣集團有限公司工作8年,歷任公司總經理、董事長,其間還曾在2018年4月被中華全國總工會授予全國五一勞動獎章。

今年3月,紀委方面證實,郝曉晨在2019年7月已被免職,2019年9月被撤銷政協委員資格。

“孫建輝性格強悍,郝曉晨對其言聽計從”

在2019年1月,陜西有一個“老虎”被查,即陜西省委原書記趙正永。

趙正永落馬後,陜西燃氣集團召開會議,郝曉晨出席會議並強調,要深刻認識趙正永的兩面性、欺騙性,深刻汲取教訓,堅決與其劃清界限,徹底清除其惡劣影響。

但會議結束不久,郝曉晨就在公眾視野中消失。

多傢媒體報道稱,郝曉晨與趙正永關系密切,在趙正永落馬後,郝曉晨被帶走協助調查。

有知情人曾告訴《財經》記者,郝曉晨在陜天然氣深耕20餘年,通過利益輸送撈取政治資本,所攀附的對象正是趙正永,尤其是趙正永的妻子孫建輝。孫建輝不僅讓郝曉晨安排自己的親屬到陜天然氣工作,還涉嫌插手工程項目。有陜天然氣前高管稱,孫建輝性格強悍,郝曉晨對其言聽計從。

另據《每日經濟新聞》報道,郝曉晨是趙正永的嫡系之一。

為“網球隊長”趙正永斥資400多萬修建的氣膜網球場,就出自郝曉晨之手。這個網球場趙正永隻去過兩次後,就基本閑置。

今年7月31日,趙正永被判死緩,且終身監禁,不得減刑、假釋。

對“老虎”趙正永之妻言聽計從的“燃氣王”, 謀求晉升大肆行賄-圖2

趙正永在法庭上

“為謀求仕途,熱衷於站隊進圈”

在陜西省紀委監委的通報中,郝曉晨被指“通過利益輸送撈取政治資本,搞政治攀附”。

郝曉晨的問題還有“隱匿證據,與他人串供”“違反工作紀律幹預和插手建設工程項目承發包,不如實向上級匯報脫貧攻堅工作情況”等。

官方對他的定性是:

郝曉晨身為黨員領導幹部,背棄初心使命,喪失立場原則,政治品行低劣,為謀求仕途,熱衷於站隊進圈,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投機鉆營,挖空心思逃避監督,靠企吃企、濫權妄為,大搞權錢交易,利用掌握的國傢壟斷性資源攫取巨額利益,肆意踐踏法紀。其行為已構成嚴重違紀並涉嫌犯罪,且在黨的十八大後不收斂、不收手,性質嚴重、影響惡劣,應予嚴肅處理。

對“老虎”趙正永之妻言聽計從的“燃氣王”, 謀求晉升大肆行賄-圖3

郝曉晨的通報

此番被公訴,郝曉晨案件的更多細節也得以披露。郝曉晨除瞭涉嫌受賄罪外,還涉嫌行賄罪。

寶雞市人民檢察院起訴指控:

被告人郝曉晨利用擔任陜西省天然氣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總經理,陜西省天然氣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董事長,陜西燃氣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等職務上的便利,為他人在設備采購、工程承攬等方面謀取利益,索取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財物,數額特別巨大。

為謀求職務晉升,郝曉晨還向其他國傢工作人員行賄,情節特別嚴重。

陜西多個落馬官員均“搞政治攀附”

陜西落馬官員中,被指“搞政治攀附”的不僅僅是郝曉晨一人。

一個細節是,就在郝曉晨被處分的前兩天(2020年3月2日),陜西省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原黨組副書記、副主任賀久長被雙開。

和郝曉晨類似,賀久長也被指“為謀求個人仕途前程,熱衷於站隊進圈,通過利益交換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囿於私情私利,親而不清、親清不分,在執行國傢產業發展政策上打折扣、搞變通,在能源資源領域大肆進行權力尋租和權錢交易,逾越黨紀國法底線”。

另外,今年9月因受賄罪獲刑13年的陜西省原副省長陳國強,也被指“為謀求個人職務晉升大搞政治攀附和人身依附”。

資料 | 新華社 人民網 《財經》雜志 《每日經濟新聞》等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