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起訴侵犯肖像權, 為什麼胡歌贏瞭官司, 鞠婧禕卻敗訴瞭?

都是起訴侵犯肖像權, 為什麼胡歌贏瞭官司, 鞠婧禕卻敗訴瞭?-圖1

昨天,有律師曬出一份“律師聲明”,透露某餐飲公司擅自使用胡歌照片為旗下餐飲品牌宣傳,目前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該公司需向胡歌道歉並賠償經濟損失、維權費用10萬元。

幾乎與此同時,鞠婧禕起訴某位博主分析造型的文章中使用她的照片作為配圖,上海金山法院一審判決,駁回鞠婧禕要求賠償40萬元等全部訴求。

同樣涉及明星“肖像權”,兩起差不多時間判決的官司為何結果完全不同?

據相關律師介紹:“侵犯公眾人物的肖像權,關鍵要看是否‘以盈利為目的’。”

按照目前仍在有效期的《民法通則》規定,“公民享有肖像權,未經本人同意,不得以營利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

據瞭解,胡歌一案中,有粉絲率先發現胡歌的肖像被用於相關餐飲企業的宣傳廣告牌。隨後,胡歌方起訴相關公司和連鎖店鋪。根據這份律師聲明,除金山法院一審判決胡歌勝訴之外,揚州市邗江區法院同樣一審判決該公司道歉並賠償胡歌各項損失10萬元。此外,蘇州虎丘區法院、工業園區法院及太倉市法院管轄的三起案件已立案,目前尚在審理過程中。

都是起訴侵犯肖像權, 為什麼胡歌贏瞭官司, 鞠婧禕卻敗訴瞭?-圖2

相關律師分析:“胡歌一案的脈絡相對清晰,該餐飲企業用胡歌的肖像進行宣傳,這是典型的為瞭‘以營利為目的’。”

不過同樣以“肖像權”起訴的鞠婧禕,案件就復雜瞭些。

原告方曬出的判決書上寫到:“原告作為演藝圈公眾人物,對社會公眾就其公開發佈的照片進行評價理應有一定的容忍義務。被告微信公眾號發佈的相關文章,雖未經原告同意並使用其肖像,但並未對原告的肖像進行任何醜化、貶損,且於庭審前已經刪除。因此,關於原告主張被告侵犯其肖像權,本院難以認同,相應的賠償項目亦無評判需要。”

都是起訴侵犯肖像權, 為什麼胡歌贏瞭官司, 鞠婧禕卻敗訴瞭?-圖3

但據一些曾經看過這篇微信文章的網友稱,該文章除瞭分析明星的發型造型,還在文中附有部分美發產品介紹,甚至包括價格等信息。按照目前微信公眾號的生存模式,這樣的文章難免有廣告、“帶貨”之嫌。

被告方王某某曾在法庭上辯解,稱“公司沒有以營利為目的來使用鞠某某的形象”“文章中的圖片都是通過公開渠道可以獲取的照片,沒有貶損和醜化”“也沒有商品、店鋪的鏈接”。

“一些微信公眾號的文章算不算法律意義上的廣告存在一定的爭議。”據相關律師介紹,根據《廣告法》的界定,廣告是“商品經營者或者服務提供者通過一定媒介和形式直接或者間接地介紹自己所推銷的商品或者服務的商業廣告活動”。但目前很多微信公眾號的文章,往往信息與產品介紹混合,提供的信息內容有其獨立價值。涉案公號的文章即使提供瞭包括價格在內的商品信息,也不一定能被界定為廣告:“相比之下,胡歌的照片是直接被做成瞭店外的招牌廣告,但鞠婧禕的照片卻是網民在分析明星妝發時所使用,未必夠得上直接用於商業用途,在現實中舉證使用照片與營利目的的關系比較難。”

隨著微信公號、短視頻等融媒體模式興起,公眾人物肖像權保護重心正悄然發生變化。2016年,“葛優躺”被旅行網站用在微博上,葛優方起訴獲勝。明年1月1日起即將實施的民法典,也將人格權單獨成編,進一步加強法律保護。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