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川》沒看完, 不是因為電影本身, 而是電影院裡的“垃圾觀眾”

《金剛川》沒看完, 不是因為電影本身, 而是電影院裡的“垃圾觀眾”-圖1

電影是在晚上10點開始 ,在11點33分我爆發瞭!看不下去瞭。

絕對不是電影的鍋,絕對不是電影的鍋!

電影很好,很難相信兩個月能拍成這樣!

如果你看過《敦刻爾克》,就很容易明白,電影的三個故事主體發生在同一地點同一時間段,

三個不同的視角展示這次搶修渡橋的故事。

第一是渡河部隊的視角,第二是美劇飛行員的視角,第三是防空炮陣地的視角。

都挺好,但我卻看不下去。

《金剛川》沒看完, 不是因為電影本身, 而是電影院裡的“垃圾觀眾”-圖2

我在第三排,電影開始之後第四排突然吵吵雜雜進來幾個年輕人,大概20歲的樣子,

以及兩個帶小孩的傢庭。

看到這你可能就明白瞭。

小孩子可不管這是什麼地方,一直就沒停過嘴,一邊看一邊問,

“這是哪個國傢?”“他們是好人嗎?”“怎麼炸的?”“來瞭來瞭!”

小孩子不懂事,這大人也不管不問。

更惡心的是,坐我正後方的這個小夥子,第一次讓我認識到瞭“物種的多樣性”

隻要不是槍炮的鏡頭,他都能看完一幕配上一段幹練的介紹。

畫面出現瞭橋,他說:“就是這個橋。”

畫面出現瞭美軍戰鬥機,他說:“這是美國的飛機。”

張譯拿著盛煙絲的鐵盒子,他說:“這是他連長的。”

張譯把盒子埋瞭,他說:“他給埋瞭。”

水裡浮出瞭炸彈,他說:“要炸瞭.”

期間他還休息瞭兩次,他說:“哎,嗯,我看電影呢,嗯看電影,嗯,好。”

“嗯,給你說我看電影呢,嗯,嗯,嗯。”

剩下的半個小時我沒看完,我吼瞭他幾句,爭(ma)吵瞭起來,我誇他是垃圾。

我慫瞭,那一刻我忽然發現,我讓整個影廳的人都沒法正常的看電影,那一刻我才是最大的垃圾觀眾。

所以,我慫瞭,離開瞭電影院,在11.35分左右。

影院經理安撫說到:“看電影是個開心的事,何必呢,我帶你去三號廳,進度比二號廳慢一點,正好可以看全。”

《金剛川》沒看完, 不是因為電影本身, 而是電影院裡的“垃圾觀眾”-圖3

《八百》我沒看完 ,因為有個媽媽帶著個也許隻有四歲的孩子去看電影,

孩子待不住一直鬧,媽媽居然把手機拿出來給他玩,手機裡遊戲的聲音相比電影的聲音真是刺耳。

《信條》我看完瞭,聽著前方一對男女分析解釋劇情, 我痛苦不堪。

《花木蘭》我看完瞭,那場小孩子更多,但迪士尼電影就應該是這個氛圍。

我沒去三號廳,道個謝就走瞭。

回想一下,最近在電影院裡的經歷全都一個樣,全然沒瞭心情。

我認為電影院也有責任,電影開始前,就一個簡單“文明觀影”的動畫之後

全都是映前廣告。

沒人提示,請把手機調成靜音或震動,觀影時不要說話等。

《金剛川》沒看完, 不是因為電影本身, 而是電影院裡的“垃圾觀眾”-圖4

似乎整個放映廳隻有我是個另類,似乎所有人都能忍受,或者根本都沒有在意到這些。

我一路上都在想影院經理的那句話,看電影是個開心的事情。

是的,看電影應該是個開心的事情。

“下次買最貴的票,就能避免遇到這種人。”同行的朋友建議到。

這句話太難受,一是這樣一來看電影會付出更多成本。

二是,這等於把錢和素質直接掛鉤,無異於罵人。

我沒有回應他的建議,更不想證明他是對的。

我本能的相信,到電影院看電影的人是愛看電影的,

特別是迫不及待的在上映第一天就買票去看的人。

我本能相信,愛看電影的人都是懂得分享的人,約好好友傢人一起看電影能獲得更多的樂趣。

但,看電影其實是一件很自私的事情,無論是不希望被打擾的我,還是正在打擾別人的“垃圾觀眾”都是自私的。

相比之下,我越來越喜歡在小熒屏上安安靜靜地看電影。

可惜瞭,三張電影票沒看完一部電影~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