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情令》之藍湛三: 魏嬰這個人, 就是我的命

靜室琴聲遙

彈一曲問靈空回響

你還在問嗎

問盡古來世人的癡狂

《陳情令》之藍湛三: 魏嬰這個人, 就是我的命-圖1

失去,往往都是一瞬間的!

從魏嬰修習鬼道開始,藍湛就感覺自己失去瞭他。他身後代表的是玄門正宗的道義精神,而對方卻與這股勢力背道而馳。

魏嬰救下溫傢眾人的舉動,藍湛是認可的,但對他的做法卻不敢認同。

同是世傢子弟,如今一個是邪魔,一個是仙君。

從魏嬰修習鬼道到他跳崖身死這段時間,也是藍湛的成長期,是感情與人生觀雙重成長的關鍵時刻。

《陳情令》之藍湛三: 魏嬰這個人, 就是我的命-圖2

關於愛情的成長之路。

起初發現自己的愛意,一度成為藍湛的心魔。他無法接受自己愛上一個男人的事實,想用冷淡對方來逃避。

然而在百鳳山圍獵時,他卻不由自主地暗中觀察,並情難自控地偷吻對方。

一面是朝思暮想的人,一面又痛恨自己的舉動,藍湛的內心掙紮幾乎可以用崩潰來形容。

《陳情令》之藍湛三: 魏嬰這個人, 就是我的命-圖3

他深知這段感情不為世間所容,不僅因為對方是個男人。而魏嬰時常表現出遊歷花叢的舉動,藍湛知道自己連個備胎的資格都沒有。

這段時間他一定是屢次勸自己放棄,但每當看到魏嬰因修習鬼道出現異常,他又擔憂對方。

偷偷跑去亂葬崗看他,是他開始遵循內心的表現。回姑蘇後自動領罰,又是“知錯”的行為。

從完全不敢,到偷偷開始敢瞭,這是藍湛很大的一個進步。

《陳情令》之藍湛三: 魏嬰這個人, 就是我的命-圖4

關於人生觀的重新樹立

魏嬰是個邪魔外道,一開始藍湛也是這麼想的,不然他不會想帶他回姑蘇。

他從小就受名門正統的教育,纖塵不染雅正端方。魏嬰卻是“不可為而為之”,不問前程隻憑本心。

藍湛雖感到魏嬰修習鬼道大概事出有因,但那時候的他完全不能理解。他隻按照自己的想法,要把他掰回正道,從而引發瞭魏嬰的反彈。

其實藍湛沒有錯,他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耳濡目染成長的,下意識去維護自己的所學是情理中事。

《陳情令》之藍湛三: 魏嬰這個人, 就是我的命-圖5

讓他否定所受教育,那是等同否定瞭向來教書育人為傲的姑蘇藍氏。

他尊重規則,又臣服於規則。他愛魏嬰,又不能理解魏嬰。

其實他們彼此都非常欣賞與敬佩對方,他們雙方的靈魂都能起到同頻的共鳴。

直到魏嬰身死,藍湛的意識像被突然打開。明白是明白瞭,可惜太遲。

《陳情令》之藍湛三: 魏嬰這個人, 就是我的命-圖6

受瞭三十三道戒鞭的藍湛閉關三年療傷,跟死過也沒什麼兩樣。

痊愈之後,他開始親自照顧與教導阿苑,也繼續他逢亂必出之路。阿苑是他全部的精神寄托,也是他能看到唯一與魏嬰僅存的聯系,活生生的。

他精研琴術,而後便是當世知名的琴修大能。為什麼這麼做,隻有他知道。

千萬次地彈奏《問靈》,隻想等一句回音。十三年瞭,一聲嘆息都不曾有過。

《陳情令》之藍湛三: 魏嬰這個人, 就是我的命-圖7

那人死瞭,藍湛活著。

日月星辰、春夏秋冬、一飯一蔬、晨起夜寢,不過就是機械地重復又重復。

於他而言,全無意義!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