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A股“江湖大佬”大起底: 離奇離世, 黯然落幕!

一代A股“江湖大佬”大起底: 離奇離世, 黯然落幕!-圖1

一傢規模不大亦不甚知名的券商,因為上演"蛇吞象"的戲碼再次獲得瞭市場的關註。

12日晚上,國聯證券、國金證券雙雙公告:中止籌劃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事項。所謂重大資產重組是指,國聯證券擬通過受讓股權、換股的方式吸收合並國金證券。

頗具戲劇性的是,國聯證券、國金證券從計劃重組到宣告中止前後不到20天,至於終止原因,市場多方猜測或因涉嫌內幕交易。

在兩傢券商正式公告重組的前一天,也就是9月19日,相關並購消息已在多個社交媒體上流傳,而停牌前一交易日兩傢公司的股票雙雙漲停,直到9月25日,證監會要求兩傢券商自查、提交內幕信息知情人名單,並啟動核查。

好事成雙,但禍也不單行。就在國聯證券、國金證券宣告重組中止的第二天,另一個涉嫌內幕交易的罰單又挑起瞭人們吃瓜的神經:時任湖南瀟湘資本集團股份有限公董事長劉虹內幕交易原熊貓煙花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的案件已調查、審理終結,證監會決定沒收劉虹違法所得82.84萬元,並處以248.52萬元罰款。

有意思的是,國金證券背後的“湧金系”,與劉虹曾執掌的“成功系”,此前多年的時間裡,一直被視為“湘軍資本”的兩股重要勢力,在資本市場叱吒風雲、名噪一時。

一代A股“江湖大佬”大起底: 離奇離世, 黯然落幕!-圖2

更鮮為人知的是,劉虹與“湧金系”前掌門人魏東淵源頗深,後者還是前者的伯樂和引路人。

在“湘軍資本”笑傲江湖的草莽時代,他們時而珠聯合璧共同進退,時而分道揚鑣獨來獨往。

相愛相殺的路上,最終因為各自性格和遭際的不同,二人的命運也走向瞭截然不同的終點,他們背後的金錢帝國也朝著不同的方向發展。

01

1967年,這一年,一個叫魏東的湖南人出生瞭,他父親當時在財政部從事會計制度設計工作,早年留學蘇聯在莫斯科財政學院攻讀會計專業。

一代A股“江湖大佬”大起底: 離奇離世, 黯然落幕!-圖3

盡管時運動蕩,但出生於書香門第的魏東卻是幸運的。在父親的耳濡目染之下,他於1986年考入瞭中國財政學院(後來的中央財經大學)經濟管理系本科。

在他剛剛踏入校園的時候,跟他同年出生的湖南永順人劉虹,因為早一年進入中國財政學院而成為他的師哥。

與魏東相比,劉虹顯然是張白紙,一窮二白。正是在這裡,他積累瞭他日後商海生涯最為關鍵的人脈資源。

四年後,劉虹畢業的時候,靠著在大學讀書期間認識的一位“副縣長”的推薦得以回到老傢永順,在縣財貿辦謀得一份差事。

而含著金鑰匙出身的魏東,1990年畢業時順利進入瞭財政部旗下的中國經濟開發信托投資公司,並很快升任證券部主管。

此時的二人,一個在北京冉冉興起,一個在湖南養傢糊口,差距可見一斑。

但很快,這對師兄弟將會在北京重逢。

02

1994年,魏東碩士畢業後,在京成立瞭北京湧金財經顧問公司,從事財經咨詢、財務顧問,主要承接企業的股份制造和上市設計等業務。

據說,魏東到工商局給公司取名時,用的是金湧,取金融的諧音。但工商局核名時發現有重名,魏東隻好把兩個字反過來,改成瞭湧金。

這一年,魏東27歲。他的父親,不僅已晉升為中央財經大學的教授,並已開始擔任有中央財大背景的中惠會計師事務所的董事長和主任會計師。

既是湖南老鄉,又是大學同窗,劉虹與魏東的關系非同一般。1994年魏東創業的時候想到瞭劉虹,力邀後者北上加入北京湧金,擔任副總裁一職,主管財務。

那時候的證券行業,剛剛起步,大多數企業主和市民對於資本市場乃至股票都缺乏瞭解。

為瞭推廣業務,劉虹不僅要負責財務還得跟著同事們一起掃街宣傳推廣拉業務。

1995年是魏東和劉虹崛起的起點。

這一年,魏東創建上海湧金實業有限公司,主要從事期貨業務。

這一年的2月份,上海證券交易所發生瞭震驚中外的“327國債事件”。

由於市場對是否會對“327”國債進行保值補貼有分歧,從形成瞭以萬國證券為首的空方和以中國經濟開發信托投資公司為首的多方。

2月23日,財政方面最終決定對“327”國債進行貼息,空方萬國證券身敗名裂,多方中經開大獲全勝。

這傢與財政部有著千絲萬縷關系的公司在“327國債事件”中占盡先機,而作為從中經開走出來的主管,魏東和劉虹的湧金系也因為跟多而大賺。

賺到第一桶金的劉虹,膽子由此變大,他挪用魏東的資金去炒股被發現而不得不離開湧金公司。

03

327國債事件之後,魏東的湧金系快速地在資本市場上攻城略地,不僅全面參與轉配股、法人股受讓、新股配售等一級市場、一級半市場業務。

值得關註的是,90年代,在法人股還處在能不能轉讓的討論與試探時 ,“湧金系”就已大膽介入。這一方面為其積累瞭股權投資經驗,也為日後的發展壯大積累瞭資本。

1999年12月底,魏東以每股4.5元的價格協議受讓興業證券所持有的閩福發轉配股股權600萬股,成為閩福發的第二大股東。第二年3月,證監會發文允許轉配股逐步流通後,魏東持有的閩福發轉配股賣出套現1.05億元。

以類似的手段和節奏,魏東控制的上海湧金實業從1996年起受讓的銀河動力、中寶股份、天華股份等多傢上市公司的法人股,都在隨後數年之中,帶來瞭過億的收入。

但在2003年以後,隨著股改預期日漸明朗,法人股成本大大提高,獲利水平相應降低。可見魏東對股市政策和市場機會的拿捏相當熟練。

而這也充分說明,無論是草莽時代還是今天日臻成熟的市場之中,占領先機領跑時代的英雄故事,總屬於嗅覺靈敏且膽識超群之輩。餓死膽小、撐死膽大,是血雨腥風的江湖中永恒不變的生存法則。

魏東財富暴增的第三招是戰略配售。2000年前後,湧金系先後參與瞭多傢上市公司的IPO,包括三九醫藥、首旅股份、誠志股份、絲綢股份、波導股份、1股茉織華等,這些戰略配售股為其貢獻瞭1.5億左右的利潤。

在轉配股與戰略配售上小有斬獲之時,湧金系同時在北京成立北京知金科技投資有限公司, 進軍創投領域。

知金科技投資的青島軟控2006年10月18日在深交所中小企業板上市,創下瞭中小板新股上市的歷史最高價26元。除瞭青島軟控以外,知金科技還投資瞭萬方數據、中科軟件等高科技企業。

同樣在1999年,魏東又以1.8億元註冊湖南湧金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湖南湧金成立後迅速發展瞭不少湖南客戶,幫他們進行股份制改造和戰略投資進入實業領域,開啟瞭左手金融、右手實業的時代。

2002年,魏東以湖南湧金為核心主體,動用瞭1.5億元現金完成瞭對湖南百年藥品零售品牌九芝堂的收購,形成以九芝堂為核心的醫藥產業運作平臺。

2005年是券商行業整體低迷的一年,湧金系逢低殺入在當年7月中旬控股成都證券,並增資擴股籌備借殼上市。次年7月,成都證券已更為國金證券,並獲規范類證券公司資格。此後,“湧金系”又利用九芝堂和國金證券和千金藥業等多傢上市公司,參股交通銀行、雲南國際信托、武漢商行、浙江大華等金融類或即將上市的公司。

至此,一個龐大完整的“湧金系”橫空出世,一個“金融資本+實業資本”格局下的金錢帝國浮出水面。

04

魏東和他背後的“湧金系"起勢的時候,劉虹已經回到長沙,創辦瞭成功企業發展有限公司。

這是成功系的前身。

憑著跟多“327”國債賺到的第一桶金,以及在北京期間結交的人脈資源,他在追趕魏東的路上將會越走越快。

一代A股“江湖大佬”大起底: 離奇離世, 黯然落幕!-圖4

1997年,是劉虹獨立創業之後第一個幸運年。

當時,享有“湖南三寶”之一美譽的酒鬼酒準備上市,而劉虹通過上文中在北京結識的“副縣長”提前獲此消息。

當年7月18日,湘酒鬼在深交所掛牌上市時,成功集團以每股12元的價格收購瞭一批內部職工股,一年後酒鬼酒5500萬股內部職工股上市時,二級市場股價已接近40元。

劉虹在酒鬼酒身上攫取瞭更大一桶金。

2002年,經營不善、虧損嚴重的酒鬼酒,打算減持、轉讓國有股份,此時上面的副縣長已擔任湘西州副州長、酒鬼酒董事長。

劉虹曾以好友身份先後4次送3.94萬英鎊,折合人民幣51.37萬元,資助他的女兒去英國留學。

他便投桃報李將湘西州政府與其他公司的談判內幕告訴劉虹,並向其透露談判底線,使成功集團一舉獲得瞭酒鬼酒的控股權。

一年後因腐敗問題入獄,而獲利頗豐的劉虹,有瞭在資本市場縱橫馳騁的資本後,其投資版圖一步步擴大,涉及到房地產、城市基礎建設和白酒產業等領域。

而實際上,2年之前劉虹已在資本市場名聲大噪。

當年4月,成功集團斥資7100萬元拿下汽車空調廠商嶽陽恒立27.3%股份,入手第一傢上市公司實現借殼上市。

當年9月,成功集團旗下公司參與發起設立的 “安塑股份”又實現瞭上市。

至此,劉虹旗下已擁有三傢上市公司,“成功系”初具規模,成為與鴻儀系、湧金系齊名的資本湘軍“三駕馬車”之一。

劉虹本人也在“2002年福佈斯中國大陸富豪榜”中,以1.15億美元身價,排在第68位。

他的事業巔峰已經到來。

05

2007年,魏東以50億元的身傢成為胡潤富豪榜第148名、胡潤金融富豪榜第13名。

但就在魏東事業如日中天的時候,他卻以離奇而又突然的方式終結自己的生命。

2008年4月29日下午,北京紫竹河邊的傢中,魏東從17樓縱身一躍,41歲的人生戛然而止。

這種極端的方式,留下一系列令人猜測的謎團。

根據魏東生前留下的遺書,他的死似乎跟長期的工作壓力和抑鬱癥有關,但同時坊間猜測九芝堂重組中出現的國資流失問題才是其自殺的主要原因。

當時就有傳聞稱,“湧金系”收購九芝堂集團涉及國有資產流失受到有關部門調查,但這一說法後來遭到瞭九芝堂和“湧金系”高層的否認。

魏東離奇的死因外界最終不得而知,而這也讓他傳奇的人生,在坊間的故事傳說中再度添上瞭一筆神秘的色彩。

魏東被稱為江湖最後一個大佬,而他的離去,讓湧金系蒙上一層巨大的陰影。而在南方,剛迎來人生巔峰的劉虹也很快陷入困境。

2009年5月份,證監會對劉虹作出瞭市場禁入的處罰,5年內不得擔任上市公司和證券業務機構高管。

其後,劉虹撤出或解散瞭成功系旗下多傢公司,成功系黯然落幕。

與魏東相比,劉虹的成功似乎更像是在一瞬間。

早在2005年上半年,劉虹控制下的嶽陽恒立後院起火。連連虧損的嶽陽恒立爆出瞭成功集團挪用上市公司資金的內幕,而挪用資金的去處正是為瞭收購酒鬼酒。

一代A股“江湖大佬”大起底: 離奇離世, 黯然落幕!-圖5

但2002年收購瞭虧損的酒鬼酒之後,劉虹並未能讓它扭虧為盈,反而讓自己陷入瞭4.2億的資金黑洞。

他鋌而走險占用上市公司資金而被調查、刑拘。

苦心孤詣並不意味著必然成功,資本市場的成功經驗不能移植在企業經營上。

敗走麥城的劉虹最終要為自己的一意孤行而買單。

06

魏東離世後,“湧金系”的權杖交給瞭結發妻子陳金霞。

她掌控的“湧金系”運作十年以來一直在做減法,完成瞭系列去金融化的操作:套現所有銀行股份、稀釋國金證券的股份、取消瞭多個股權投資公司……

與此同時,不斷退出瞭上市公司。

相比“湧金系”高峰時期控制或參股13傢A股上市公司的峰值,如今隻剩下國金證券、岱勒新材、凱利泰、軟控股份)、能科股份、東晶電子等數傢上市公司。

而相比魏東時代“金融資本+產業資本”的投資佈局策略,“湧金系”逐步單純地回到瞭PE投資的領域,專註於做自己擅長且有優勢的事情。

在陳金霞的治下,“湧金系”並沒有落寞,反而更加專註、強大。2019年的胡潤全球富豪榜上,陳金霞以285億的身傢,成為瞭上海新一屆女首富。

不同的是,十年間“湧金系”依舊低調,但卻不再鋒芒。

而南方的劉虹呢,在禁罰滿5年之後,又再度以“瀟湘資本”為平臺重出江湖。

瀟湘資本2013年6月成立後,先後擬耗資10.58億元參與富春環保、寶勝股份、新華錦和易華錄4傢上市公司的定向增發,讓人為之側目。

不過,重出江湖的劉虹一改以前控股酒鬼酒的風格,投資路數來看皆以投資為主,瀟湘資本最多隻成為公司的第三大股東,持股數從未超過第二大股東的界限。

這意味著投資風格的轉變,由對上市公司控股並參與公司經營轉而變成純粹的財務投資者,成瞭名副其實的“股神”。

五年之後,劉虹依舊豪橫,但卻更加務實。

“湧金系”、“成功系”,江湖大佬、A股股神,隨著他們的轉身,背後的更多江湖族系,也一並隨著時代脈搏的跳動或隱身、或退場。

如果回到他們曾經的主戰場湖南,你會發現草莽資本大佬的力量不再被盲目追捧,反而是以梁穩根、周群飛為代表新一代實體企業傢正在崛起,並接受著市場的贊揚與狂歡。

或許,劉虹們不再會成為曾經那個叱吒風雲的江湖人物,但其務實、溫和的風格或許更具底氣和安全感。

就像多年以前,他躲在成功集團辦公樓對面的通程國際大酒店被抓到時,所感慨的那樣: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危險的地方。

5則回應
  1. 天道好輪回,蒼天饒過誰!

  2. 玩過火瞭!

  3. 看看這面相就不是好人[汗][汗][汗]

  4. 管金生都出來瞭

  5. 坑蒙拐騙。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