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1

晚年毛澤東在人民大會堂前送別外賓

月光族,是新時代詞匯,指的是那些還沒到下月工資發放之前,就將上月的所有積蓄花光的人。對於月光族而言根本沒有攢錢的概念,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憂來明日愁是他們最好的標簽。為此月光族還有個響亮的口號:掙多少用多少,吃光用光,身體健康。

用辯證的角度來看,月光族也是代表著一種生活態度,並未帶有明顯的貶意,是個中性詞匯。

可以說,月光族是如今90後和00後普遍擁有的習慣。和老一代人相比,他們缺乏足夠的存錢意識。

但凡事都有例外,歷史上和藹可親的毛主席,其實也是個徹徹底底的月光族。隻不過和今天的年輕人相比,主席的工資除瞭用來維持日常開銷以外,多半用在公務上。主席日常對物質並不講究,生活上也是和江青實行AA,唯一算得上大一點的開銷也就是煙和茶葉瞭。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2

1955年,當時國傢經濟還比較困難,國傢公務人員的工資結算還是實行供給制和工資並存的雙軌制,工資的多少也是按照嚴格職務等級發放。當時的工資發放最高標準是一級594元,二、三、四、五級依次為536、478、425、387元。

後來在大會上,主席對這種工資標準提出瞭不同意見,他認為國傢的幹部的工資標準實在太高瞭,已經遠遠超出普通民眾的收入標準。在毛主席的指示下,國務院迅速做出瞭相應調整,對國傢機關人員的工資進行瞭大幅度下調。

重新實施後的工資標準改為:行政一級改為504元;二級降為454元;三級降為405元。

當時城市居民人工月收入僅為8元左右,30多元的工資就足以養活一個五口之傢。可以說,即使集體降薪的情況下,領導們所領的工資也不算低。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3

但即使在這樣的高標準下,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國傢領導人的生活標準也不見有多高。

就以毛主席為例,來做個說明。

1964年~1976年,這12年間吳連登一直擔任主席的生活秘書。主席晚年的生活起居,多是由他照顧。所以他對主席的日常花銷,還是非常具有權威性的。

據吳連登後來回憶,作為共和國主席,他的收入相比於普通民眾雖然不低,但是他老人傢開銷也大。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4

在吳連登的記憶裡,主席每個月要向黨組織交會費10元;除此之外,主席房間裡的傢具也都是租用國傢的,一個月光是這項花費就在84元;

兩個孩子的每月花銷分別是15元,後來隨著物價上漲,給孩子的生活費又增加到每月30元左右,這項花銷算起來就是60元每月;還有冬日裡的取暖費,每個月差不多也是30元左右。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5

前後算起來,每月固定不變的開支就達到200元左右。

除瞭這些固定的開銷以外,主席每月用在飯食上的開銷大概在100元上下。

據警衛人員回憶,主席是個公私分明之人,雖然身為國傢最高領導人,卻決不利用權勢占國傢一點便宜。平日裡,就算是從中南海供應科拿瞭一顆白菜,也必定付錢。

和尋常人傢一樣,主席也有和朋友聚餐的時候,這個時候的花銷也都是自己掏腰包,絕不讓政府為其買單。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6

如果說,作為高級領導人,主席唯一算得上比較“奢侈”的就是香煙和茶葉瞭。光是香煙這項花費,每月就達到瞭100元,茶葉的花銷也要幾十元每月。

主席在外面開會,總是要求工作人員帶著茶葉去。如果哪天沒帶,就算是在人民大會堂開會喝一杯茶,臨走前主席也要付給人傢2角錢。

根據身邊的工作人員回憶,對於茶葉的種類,龍井一直是他老人傢的喜愛,好在龍井作為“較為普通”的資源,相對來講還是比較好尋找的。

讓生活秘書比較難搞的是為主席尋找香煙。

在早年間,主席所抽的煙都是從敵人那裡收繳的雜牌煙,因為條件差,基本是搜尋到什麼就抽什麼,相當的雜亂。新中國成立以後,主席抽的香煙也從一開始的三五牌香煙,朝著中華和熊貓升級。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7

到瞭1969年,主席突然又對雪茄感起瞭興趣。

說起主席與雪茄的緣分,還是源於一次領導恩會議上,李先念所抽的雪茄。

記得那一次會議是在泳池邊召開的,開會間,李先念嘴裡抽著雪茄,主席不時的看看他,像個孩子一樣好奇。心裡八成想著:“這是個什麼東西?挺酷的!”李先念看著主席渴望的眼神,就給他老人傢遞上瞭一顆。

主席也毫不客氣的接過瞭雪茄,忘情的抽吸起來。邊抽還不忘“吐槽”:“先念啊,你抽怎麼好的煙,怎麼不早告訴我。”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8

除此外之外,還值得一提的是,作為主席的妻子江青,雖然兩個人是夫妻且育有共同的子女,但在生活上兩個人卻是分開生活。好在江青當時也擔任領導職務,也有自己的工資,兩個人各花各的錢,互不幹擾。

和主席的錢多花在煙茶上不同,江生活中最大的開銷,當屬購買影器材和沖洗膠卷瞭。

據工作人員回憶,江青手上也時常不寬裕,很多時候白色的衣服會讓工作人員給染成灰色,穿過一段時間後,再染成黑色。這樣就可以偽裝成三件新衣服。從此角度來講,江青還是比較勤儉的,這點可以說是深受主席的影響。

現如今社會中有很多傳言,說江本人時常用牛奶洗澡,但據她身邊的采辦人員回憶,這純屬虛構編造,江的生活物資都是他親自安排,從來沒有大量采購過牛奶。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9

至於以上傳言,極可能是後來她染指政治,被人編排的結果。

但實事論事的說,很多都是以訛傳訛的事情,並不真實。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10

毛主席晚年穿過的拖鞋

看瞭新中國“第一傢庭”每月的開支, 才發現主席也是個月光族-圖11

主席臥床看書用過的單腿眼鏡

後來根據工作人員保留的一份收支賬目顯示,主席一傢在1968年1月的開支,顯示如下:

“當月房屋租賃花銷125.02元;12月、1月所交黨費為40元;日常生活用品花銷為92.96元;液化氣費用9.6元;夥食費659.13元”。

如此算來,主席加上其夫人每月的工資,第一傢庭也是妥妥的月光族。

當然,除瞭國傢規定的工資以外,主席還有一筆比較可觀的收入——寫作的稿費。作為自己的勞動所得,主席是有權分配這筆可觀的資金的。但是這筆錢被主席多用來捐助,或者用於國傢公務,亦或者用於抵充國傢每月應發他的工資。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