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

“滬上名媛”再度火瞭。

她們“拼”勁十足,無所不拼。從600塊錢的二手絲襪,到上百萬的瑪莎拉蒂,隻為拍出那張體面的照片。

生活中還有一群“名媛”,她們花真金白銀做“名媛培訓”,隻為瞭能夠換來超越當前水平的生活質量、婚姻、為自己包裝人設。

本期顯微故事講述的是一群熱衷於做名媛培訓的女人,她們之中:

有的人花2萬塊錢報名培訓班,想為此換份工作改變命運;

有的人雖然擁有數十萬粉絲,卻依然四處借護膚品拍攝;

有人以為通過包裝的“白富美”找到真愛,最後背上卡債;

以下是關於“名媛們”的真實故事:

文 | 常寧寧

編輯 | 木蒙

花兩萬成為“名媛”還包就業

教人做名媛,月入7000元

小張 深圳 26歲 電商從業者

我從小體態不好,所以羨慕那些身姿挺拔的人,花過不少錢想要“修正體態”。

比如健身、正骨,還有一直想嘗試的形體訓練,提升氣質。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1

▲圖片來源於網絡 / 包括初中同學從小就接受瞭形體禮儀訓練,走路挺胸抬頭,非常具有名媛氣質,後來加入瞭殷實傢族

某次,地鐵口有人加我,說自己做創業的,掃描可以獲得一個禮品。

看她氣質不錯,我添加瞭好友。回傢打開才發現是做禮儀培訓的,朋友圈裡全是這些年最流行的形體訓練視頻:

年齡從二十多歲,到四五十歲不等,穿著統一的訓練服,背著木棍頭頂磚塊練習形體;

還有不少的阿姨穿著旗袍整齊劃一做手勢。

而且從對比照來看,許多人臉部還殘留生活不如意的氣息,但是身姿挺拔不少,氣場確實不同瞭。

蒙上臉,說是車模也有人信。

老師說自己是一傢禮儀培訓機構的老師,“專門幫助女性變美的,讓女性有氣質,生活的可以更好”。

緊接著,她約我體驗課程,八節課,送體態評估以及一套形體服裝,隻要198元,“隨時可以過來看看,當作送自己的一份禮物”。

接待的是一個號稱本機構培訓出來的導師,先詢問瞭關於工作、學習初衷的一些疑惑,隨後是體態評估。

她讓我在一間練功房裡,做靠墻站、隨後表演坐立等等生活中常見的姿勢。

鏡子裡面的我表情猙獰不已,腰部離墻一拳(盆骨前傾)、含胸駝背還素顏。

老師對我搖瞭搖頭,說,“你這形體不行”。

但是她很快話鋒一轉,“但是沒關系,我們這裡就是專門學這些的,很多中年阿姨都學瞭,你也一定可以”。

我還被帶去參觀瞭化妝室、以及正在上課的班級。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2

▲某一周的課程,高跟鞋在這裡是女人味的象征,會要求學員穿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3

▲訓練時候的照片,老師會經常拍一些照片後放在朋友圈裡

現場還有很多三四十歲的女性在練習。我問瞭問,發現她們加入的目的各不相同:

有阿姨退休瞭,日常是跳跳廣場舞,覺得自己缺乏氣質,於是過來鍛煉,想補回失去的優雅時光;

還有一名阿姨是老板太太,希望自己通過培訓後“能上得臺面”,給老公掙臉。

但更多的阿姨說自己之前是“做工”的,沒文憑沒文化,隻能做一些辛苦的工作。

她們希望能夠通過課程成為培訓老師,從四五千塊錢的工作中解脫。

此時恰好有一個開班儀式。穿著白色緊身剪裁衣服的培訓老師,得體的彎下腰和穿著黑色練功服、勒出贅肉、手慌腳亂的學員擁抱。

相比之下,一個落落大方,一個畏畏縮縮。

接待老師解釋,這名培訓老師之前也是學員,但是是通過學習、培訓,並且通過考核之後到本校區任教的。

每天隻要授課4小時,就能拿到7000塊錢的底薪,還額外有提成,不同的是她上的是全能培訓班,得上45天。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4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5

▲推薦就業的45天全能班還包括西餐禮儀,社交禮儀,上臺禮儀

實際上,這個機構是雙向選擇就業:推薦後是否能留下來就靠自己,一半有舞蹈功底的會更容易成為老師。

除此之外,還有不定期的外采。

外采就是召集學員,換上統一的衣服去一些“奢華”的地方拍照。然後學員們會將這些圖片放在自己的朋友圈裡。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6

▲其中最流行的是晚禮服和旗袍,因為線條感比較優越

不少“阿姨”進來後,確實變得有氣質瞭,翻看她們的朋友圈判若兩人。

雖然一顰一笑中間都保留著流水線的影子,但也不少人獲得瞭此前從沒有過的自信。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7

▲老師朋友圈的案例

在我離開這個培訓班的時候,老師還在問我,“難道不送自己一份禮物嗎?”

說實話看著那群阿姨努力繃直背部動輒站幾個小時的時候,我想起瞭那張落灰的健身卡,我覺得當一個名媛太不容易瞭。

一支蘭蔻口紅上10幾個人嘴

如何讓自己看起來很貴?

可可 25歲 湖北 公關

看到最近上海名媛的邀請函時候,我不禁笑瞭。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8

因為我曾經見證過一個努力混名媛圈的美妝博主心路歷程。

2016年,我剛畢業,工資每個月4000,在網上四處尋找文案兼職,認識瞭fanny。

fanny在上海一傢電商互聯網公司工作,負責管理寫手產出美妝文章,她的上一份工作是上海某美妝自媒體編輯。

用她的話形容工作就是,“每天接觸大牌,參加活動,公司高檔化妝品用不完”。

離職原因是她積累大概十萬粉絲,不想給老板打工瞭,她想自己做美妝博主。

於是她來瞭這傢偶爾能拿到試用品、工作不太累的電商公司做運營,同時開始自己的創作。

在她朋友圈裡全是上千的面霜,一桌子的護膚品,還經常去網紅店探店,坐在明媚的落地窗前品味甜品。

月薪4000元的我,數次對她的生活表示羨慕。

她解釋說,“都是日常啦,我身邊的女孩子都很有品位,最差背Lv的”,這也讓我對上海的紙醉金迷產生瞭向往。

後面熟瞭之後,她也給我寄過一些彩妝,大部分是她拍過試色的產品,不乏品牌方的贊助。

不過她寄給我的多是50塊錢左右的平價彩妝,偶爾有一些大牌也是非熱門色號(後來才知道是一些品牌去庫存會送給一些素人做廣告的),而且也用的臟兮兮的。

有一天她問我:你用什麼護膚品?

那時候我剛度過剛畢業沒錢的日子,靠著稿費買瞭一套雅詩蘭黛和兩支大牌口紅。

她問我:雅詩蘭黛用完瞭瓶子可不可以寄過來?我出郵費。

“現在紅太難瞭,要每天產出內容,小x書粉絲太喜歡貴婦瞭,我沒那麼多錢買”。

這時候我才知道這些數十萬粉絲、不差錢的美妝博主、名媛不過都是自我包裝出來的。

現實中,她一個月工資6000元,還沒有五險一金、得自己租房,時常接一些有名的公眾號代寫轉包給別人,賺取中間價,入不敷出沒法再購置其他裝備。

但想要成為知名的美妝博主,一方面要有粉絲,另一方面要產出優質的內容,最好是通過大牌增加白富美人設。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9

▲部分空瓶/美妝博主大多是是靠廣告費賺錢,所以粉絲群決定瞭廣告費多少

一般來說大牌出現的多的博主更容易削弱“營銷感”、粉絲更容易相信,容易接到廣告,所以大傢很喜歡營造“白富美"人設。

粉絲需要購買,還要花錢購買一些“數據”,這樣才會吸引到廣告商。

另一方面,內容和拍攝也是花錢的部分,所以許多時候需要用的大牌隻能靠“租”瞭。

拍攝的道具可以用公司的——在2000元不到的出租房裡找一個角落佈置就行。

豪車,蹭許多品牌提供的試駕,那時候拍幾張就行。

大牌護膚品則可以回收空罐,再買小樣試用裝往裡面填,裝作自己是忠實用戶,護膚品都用很久、快要鐵皮瞭;

至於口紅,則是幾個博主共享,最極端的時候,一支蘭蔻的口紅上過10幾個人的嘴。

那些高端的下午茶,則是在大眾點評上”團購“的,人均不過百元。

她還經常去“蹭活動”——一些大牌經常會在上海做線下活動現場,大部分可以預約免費進去。她會第一時間去打卡留影,然後發在社交軟件上種草。

“上海這邊的都這樣”,是她在追夢路上,說的最多的。

月入3000元也能做名媛

最後發現靠男人不如靠自己

妮妮 28歲 兼職模特 杭州

很長一段時間裡,我的生活都是身邊女孩子向往的。

每次看到這種贊嘆的時候,我都感到心裡發虛,但內心的滿足又讓我欲罷不能。

大一時,因為喜歡動漫文化我加入瞭學校的動漫社以及當地的約拍群。

但在動漫社裡,個子矮小、皮膚黝黑,鼻梁很塌的我很快就在美女如雲的藝術高校裡被淹沒,在別人紛紛接到約拍的時候,我扮演的角色卻無人問津。

於是我去墊瞭鼻子,開始有瞭一些關註度。

但是比起群裡被奉為“白富美”、有個精英男朋友、讓人羨慕的女孩子W來說,我依舊是醜小鴨。

W跟我說是因為我“沒氣質,差包裝、人看起來就cheap”,她還給我推薦瞭幾個非常知名的女性博主,讓我好好學學。

我上瞭兩萬元的名媛培訓班​:一支口紅十幾個人塗​,還包就業分配-圖10

▲當時很火的感情博主,線下班授課如何成為女神、培養名媛氣質

從那時候開始,我有意無意的模仿W生活,比如去學畫畫、在朋友圈分享一些提升自己格調的文字。

漸漸,有人開始誇我有氣質叫我“女神”,找我約拍,為此我還接過通稿、拍過幾次樣片。

2014年我應聘到一傢廣告公司上班,工資3000塊錢。

廣告公司裡的我顯得平庸,於是我開始復制大學時候獲得關註的老路——初衷是突出自己很有氣質,顯得與眾不同。

在自我介紹的時候,我簡單的挑瞭幾個關鍵詞介紹自己:自己正在輔修日語和法語,熱愛旅遊、拍照和插花以及健身,當過模特。

實際情況是,我學習的日語、法語,不過是在網上購買過課程,插畫也隻是上過一些體驗課,身材是餓出來的,經不起推敲。

在大傢的”wow“聲中,我得到瞭“名媛”的稱號,但維持這個稱號並不容易。

我要每隔一段時間就發一些曾在國外旅遊的照片——1年前那場旅遊,我穿不同衣服去不同景點打卡,然後錯峰發照片,打造自己經常海外旅遊的假象。

我常買高仿包背到辦公室。有一次還因為忘瞭核對貨號,結果買瞭款某大牌從沒有發售過的包,被懂行的人嘲笑過。

名媛哪能不喝下午茶、做皮膚管理?

於是我經常在網絡平臺上搜索低價項目,做完瞭之後拍上好看的照片發佈,以此換取店傢的其他優惠邀請。

包裝完自己後我通過朋友介紹成功配對上一個在國外留學的男友,還接到瞭幾本小雜志的拍攝邀請。

春風得意馬蹄疾,那時我在同事間常會透露出不自覺的優越感,還和甲方吵過幾次架。

當時我覺得,我可是在朋友圈裡消費得起萬元包的女人,不差這份工作養活自己。

結果,年底公司人員架構調整,我因為“工作態度不好”而被辭退,頓時信用卡債務巨大,我才從“名媛夢”中蘇醒。

“名媛”是一場自欺欺人的夢。

夢醒後,我火速換瞭工作,決定還是靠自己養活自己,才能給自己無盡的底氣。

如今我再也不是名媛,朋友圈也隨心所欲發,但是心裡那份安全感卻是怎麼也替代不瞭的。

7則回應
  1. 跟青樓一個級別

  2. 我要報名,給我電話號碼

  3. 好像以前青樓選頭牌

  4. 巧瞭,我20年前剛入高中時,每天上學時被各種美女夾道歡迎,各種零時各種情書各種套路來向我表白,弄得我煩不勝煩,索性加大食量從130斤吃到190斤!媽媽再也不用為瞭我長得帥而煩惱瞭!

  5. 那我就問,泡到富豪是不是也姐妹們一起分享[呲牙笑][呲牙笑][呲牙笑]

  6. 最近不是又出瞭假富豪事件嘛,不知道他們碰到一起會不會有火花[笑著哭]

  7. 我有個大膽的想法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