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待我長劍在手斬妖魔

取勝雖有把握

下手卻無決心

——套用一下胡璉將軍在石牌要塞發出的沖天豪言語式,內涵卻南轅北轍瞭。

且待我長劍在手斬妖魔-圖1

從小到老,在我的性格詞典中,剛烈、果斷、敢作敢當甚至剛愎自用是常用詞,而左顧右盼、優柔寡斷甚至老謀深算卻是從未出現過的。一向自說自話的我最近卻犯瞭難。因為這一個月中,我碰上瞭一個選擇題:一場穩操勝券的正義之戰究竟開不開打。

我都沒有心思去吃早餐,立即走到剛拍完七十集口述歷史紀錄片《重返緬甸戰場》的辦公室,鋪開白紙,滿含熱淚,筆走龍蛇,三個小時一停不停,一口氣寫完《不死的中國》。下午交工作人員打印後晚上六點二十分即在公眾號發佈。

我在奮筆疾書就產生瞭強烈的預感:此文發佈後恐將引起巨大反響,會成為《尋找飄蕩的忠魂》文第二。果不其然,除公眾號狂飆突進地當晚沖上上萬閱讀量以外,此後一周內,國內排名前五的今日頭條、騰訊、搜狐、新浪、網易紛紛轉發,境外美國新聞網、亞太新聞中心、韓聯社、華爾街日報也及時轉發,香港視窗、澳門視窗也加入轉發大軍。

且待我長劍在手斬妖魔-圖2

國內各大媒體刊登情況

且待我長劍在手斬妖魔-圖3

加上一些小眾的網站,大約有130多傢網站、媒體轉發瞭《不死的中國》。這些轉載者都非常尊重我這個原創者的智力勞動成果,無一例外地註明瞭作者姓名及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主號《遠征大酒店》,副號《尋找飄蕩的忠魂》。

因為此起彼伏的場面在我預料之中,所以我並不意外,更無驚喜。稍稍令我受寵若驚的是:前香港鳳凰衛視著名時事評論員、香港衛視執行臺長楊錦麟先生也在長達18分鐘的節目中聲情並茂的講讀瞭我《不死的中國》,講到動情處,幾度哽咽淚下。

且待我長劍在手斬妖魔-圖4

媒體刊登情況

我與楊先生素不相識,隻知道他是傳媒界泰鬥級的人物,歷幾十年盛名而不衰,令人高山仰止。他在演繹我的作品,我當然是高興的。經朋友引薦,楊先生即加瞭我微信。各路神仙、眾多大佬同為忠魂鼓與呼的情形是我樂於見到的。但另一種熱鬧的情形卻使我從驚訝、不快直至大為光火瞭。

九月二十二日,抗戰功勛飛行員吳其軺之子吳緣大哥一早發來一篇文章,稱我的《不死的中國》被其他公眾號一字不差剽竊。其後三天內,不斷有朋友發來十餘個不同名稱的公眾號在剽竊轉發我文章。與那些知名網站不同的是:這些轉發的公眾號無一不隱去瞭作者姓名和文章來源,直接換上瞭自己的公眾號名。

我瀏覽瞭一下,長按二維碼加對方微信並溫和地表示我是原創者,希望他們尊重著作權。

有一個叫《大牛哥薦讀》的公眾號主比較誠懇地道瞭個歉,稱不知道文章來源並表示可刪除及未曾包含任何商業利益,我看瞭其充滿誠意的開篇推薦詞,告之其不必刪瞭,以後註明出處就行瞭,它的公眾號閱讀量是5.2萬。

且待我長劍在手斬妖魔-圖5

有一位叫《明月紅霞》的公眾號主就比較差勁瞭,他至今對我的溫言相勸未予理睬,而我發現他在文中插入瞭一些廣告,以此文在他公眾號中6.5萬閱讀量,應該產生瞭一定的經濟利益,但他總還是有廉恥心,還是猶抱琵琶半遮面。另外的八九個公眾號則是明火執仗搶劫,連蒙面佈都省掉瞭。

有一傢名為《萌歷史》的公眾號,不僅在剽竊的文中大量插入瞭廣告,而且不知羞恥地直接將文末“點擊閱讀原文”鏈接到瞭它的購物網站,299元一本的書,居然已賣瞭2萬7千多本,我估計《不死的中國》一文為它出的力不會少。

還有一傢名為天涯洞見的公眾號就更厚顏無恥瞭,直接在文末設置打賞碼,大言不慚地聲稱發文不易,讓讀者隨意打賞。真正豈有此理!我寫文章你現成拿來直接收錢,你哪裡是我親爹呀?氣煞老夫也!

另外七八傢也大都是同樣情形。這樣沒有底線的剽竊者,我已不願再按二維碼加微信好言相勸瞭。以上十餘傢僅僅是已被各路朋友發現轉發給我的,我估計是掛一漏萬,未發現的,肯定是要遠超此數。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盜版徹底打敗瞭正版,至我發文後一個月內,我公眾號閱讀量剛好上6萬,而盜版者已發現的閱讀量已達18萬。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加瞭楊錦麟老師微信後,發現他兩次轉發此文用的也是盜版。當然,這不能怪楊老,彼時他還不知有我這號人物,更不知原版出自我手。

我忽然想起一則傳言:當年化妝品品牌海飛絲老總來到一個著名的小商品市場,而對鋪天蓋地的假冒海飛絲仰天長嘆,束手無策。我與他忽然有同病相憐之感。

面對上述明目張膽侵權行徑,朋友中卻出現兩種截然不同的聲音,使我一時難以定奪。主和派以《大公報》社長助理、《大公網》總裁王文韜先生為代表:這位溫文爾雅的學者笑著勸我:老兄!自己作品被他人反復引用的次數是考量學術成果受歡迎程度的重要標志,大學裡評教授都以此作重要參考。我覺得王總裁終究雅人雅量、胸襟寬廣、見識不凡,聽他一番話我即釋懷,覺得不再與那些不勞而獲的宵小之徒計較。

也有一位在諸暨農商銀行工作的詹佳東老友作瞭比較通俗的留言:總要是名牌、大牌才有人冒吧?生什麼閑氣?主戰派以一位叫我永新叔叔的侄兒輩朋友為代表,這位在風景如畫的千島湖畔已快幹滿一屆法院院長的青年才俊說:面對這樣明火執仗的搶劫,你不出重手懲戒一下,一來不符合你幾十年嫉惡如仇的性格,二來對不起你曾經作為法律人的一點威名,並建議立即啟動民事訴訟程序甚至刑事控告,維護自身權益及法律尊嚴。

還有孫春龍老弟也希望我出個頭做個示范,作為前新華社著名記者、現著名公益人士,他近來的作品也常被人剽竊牟利,不勝其煩。我覺得兩種聲音都有一定道理。

且待我長劍在手斬妖魔-圖6

從傳播的角度,我似乎要感謝這些盜版剽竊者,至少,經他們的黑手,也有幾十萬人在唱響這首《不死的中國》,有許多人從此顛覆瞭以前的認知。並且,依目前的情形,還大有星火燎原之勢。妖風雖烈,但如果拂去的是歷史的塵埃,是否可當它將功折罪?

再說:這些鳥人隻是貪圖錢財,天下滔滔,殺不勝殺,打不勝打,這麼多人盜版,我打得過來嗎?現在蹭一下熱點的事太稀疏平常瞭,隻是我從來未蹭過別人,當然,更不會想到自己會成為被蹭者。

另外,一旦啟動刑事程序,結果是不以我的意志為轉移的。如果有人因剽竊我文章而坐牢,想想總還是非我所願。但是,從維護法制環境,保護著作權的角度,這場民事官司還是值得一打,至少要使那些不勞而獲者受到懲罰,或者,挑一、二個比較惡劣的收拾一下以儆效尤。

陳某人雖不當律師久矣,但徒子徒孫當律師的多瞭去,打一場這樣勝訴毫無懸念的新型官司,為師父去出個頭,順便歷練一番,相信徒子徒孫們個個都會摩拳擦掌、奮勇爭先的。

我查閱瞭相關的法律條文和司法解釋,其實,對剽竊者來說,被民事訴訟遠未被刑事立案偵查更具震懾,因為侵犯著作權非法所得到一定金額的是要被追究刑事責任的。根據我的估算,剽竊者中至少有幾位已達到吃牢獄飯的標準瞭,而且,現在微信公眾號是實名制,一經啟動刑事程序,查清非法所得額是很簡單的事。

那我為什麼還要頗費躊躇呢?因為我覺得打與不打都有道理,也都有欠缺。

在我幾十年的人生經歷中,被人侵犯的事雖然不多,也有那麼幾樁,我一般喜歡與人為善,寬厚待人,小事情大都一笑置之,不會錙銖必較。即使是大的侵犯,我也基本遵循先溫言相勸(無效),復嚴辭警告(無效),盛怒之下出手再不容情,雷霆一擊,輕則讓其長點記性,重則將其送入大牢,幾十年來遵循上述原則,一以貫之。

當然,天大的事總要講規矩、通道理。盡管十餘年法律生涯,義結無數,仇結無數,但是非分明、愛憎分明、恩怨分明卻是我一貫原則,既不持強凌弱,也不以弱懼強。

侵權事實擺在眼前,證據也已截屏固定。法律之劍高懸,侵權方隻能被動應戰,而且結局也幾無懸念。開打與否,如何打法,文四爺奔雷手用幾分力,全憑我一念而決。

考慮再三,覺得折中一下,先在公眾號發個討伐檄文,公告剽竊者:若再怙惡不悛,日後恐有大禍臨頭。過段時間,如剽竊情形持續惡化,那就怨不得俺老陳重出江湖,又施重手懲戒瞭。

晚上出去散步,手機未鎖屏,行走間不知觸碰瞭什麼鏈接,手機裡忽然飄出一段小時候聽得唱得滾瓜爛熟的《智取威虎山》少劍波唱段:“……哪怕他明槍暗箭,百般花樣,怎禁我正義在手,仇恨在胸,以一當十,誓把那反動派一掃光!”

忽然覺得比較應景,用它正告剽竊、盜版者吧!

見《不死的中國》弄出這麼大動靜,大有趕超《尋找飄蕩的忠魂》之勢,有朋友調侃我說:一般作傢或藝術傢隻有一個代表作讓你自己選,你的代表作是選《尋找飄蕩的忠魂》還是《不死的中國》?

我答曰:蔣大為當年先唱《牡丹之歌》一舉成名,不久後又唱《在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名聲更盛,你讓他自己選一曲代表作,恐怕他自己也選不好。當然,這是調侃之辭。兩篇文章雖然都是我滿含熱淚寫就,但從文章所涵蓋內容的深度和影響力,後者是無法望其項背的。

換言之,同一個作者,同一種情懷,用聽一首歌後花三個小時寫的作品與歷時十四天,自駕行程八千公裡,一路祭拜回來後花整整三個晚上寫出來的文章,本身就不是一個重量級。

僅以最直觀的閱讀量為例,忠魂文在《人民日報》新媒體平臺《人民號》上57萬的閱讀量,在我公眾號28萬的閱讀量,在《印象貴州網》18萬的閱讀量及《諸暨在線》13萬的閱讀量,恐怕是我自己這輩子寫任何文章都無法超越的。

不久前,兒子建議並為我操作開通瞭微博,我對新型傳播方式十分陌生,覺得一個公眾號就足夠熱鬧瞭,不用再去涉足微博。兒子解釋說:公眾號相當是一個自傢封閉的傢庭影院,隻有熟悉並關註你的親友才會看你作品,而微博相當於公眾露天的開放式大舞臺,隻要作品好,走過路過的都會來看,影響更大。我聽後恍然大悟,笑稱:公眾號相當於舊時的唱堂會,堂會裡座無虛席的作品搬到鎮子中間的露天去唱,觀眾翻十倍應該在情理之中吧?兒子問我用什麼微博名,我不假思索回答: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用我名字吧。

由於此番操作至今隻有父子兩人知道,尚未告知公眾,試探著發瞭《尋找飄蕩的忠魂》文,大半個月過去發現關註的僅5人,粉絲僅2人,當然是我們父子兩人自己。哈哈!酒香還得勤吆喝,多麼顯淺的道理。

於是決定:從今天起,今後每發一篇作品將同步推送至《陳永新》新浪微博,相信不久的將來,露天劇場的觀眾要超過堂會的觀眾。當然,一直在聽我唱堂會的觀眾,麻煩你們路過集鎮中間的露天劇場時,也順便駐足個兩三分鐘。

當然,堂會也好,露天劇場也罷,我所發佈的所有作品,至少七成以上會與抗戰有關,會與中國遠征軍有關,會與飄蕩的忠魂有關,當然,也會與五千年瞭依然活著,老天保佑你,不死的中國有關!還是請大傢再聽一遍《不死的中國》吧!

謝謝各位啦!

0則回應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