株洲一公安局長靠賣官收受數百萬, 妻子從頭到腳做美容刷瞭幾百萬

文樹忠,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人民政府原黨組成員、副區長,株洲市公安局天元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此前曾任茶陵縣公安局局長、醴陵市公安局局長等職。2019年12月,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株洲市紀委監委審查調查。2020年8月,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審查起訴。

審查調查人員說,如果文樹忠顯露貪財的苗頭時,妻子胡冉能將不義之財拒之門外,他可能不會在貪腐的泥潭陷得如此之深;可惜,身為黨員幹部的胡冉沒選擇做賢內助,而是與丈夫一同上演瞭貪腐“夫妻二人轉”。

2003年,涉黑涉惡團夥頭目許愛明在茶陵縣投資,時任茶陵縣公安局局長的文樹忠為其在縣公安局辦公樓裡免費提供辦公場所,並出面幫其協調銀行貸款。為感謝文樹忠,當年胡冉買房交首付款時,許愛明送給胡冉5萬元現金。

這是胡冉第一次收錢,面對巨款,當她誠惶誠恐地告訴文樹忠時,文樹忠卻說“沒事,收下”,也由此默許縱容瞭妻子胡冉收錢。

從此之後,文樹忠每每回傢將自己收受的紅包禮金甚至賄賂款交給胡冉時,胡冉關心的不是錢的來路,而是問“怎麼這次這麼多?”

“文樹忠給我多少錢,我就收多少錢。後來他給的錢越來越多,我覺得錢存在自己賬戶裡不好,怕萬一組織因為什麼事情追查起來,問錢從哪裡來的,自己不好回答。”胡冉說,她用自己母親、姐姐等親屬的身份證去開銀行卡,用來存放這些來路不正的錢。

長期面對來得如此輕松且數額巨大的不義之財,胡冉並不甘心隻做“保管員”。

“她在我們店裡是絕對的1號VIP客戶,消費瞭幾百萬。”株洲市某美容連鎖會所老板陳某說,2014年至2019年間,胡冉在他們店裡美容時,一次性刷卡十幾二十萬元眼都不眨,最多的一次個人消費直接刷瞭67萬多元。

“從頭到腳,全身但凡能做美容的地方她都做瞭,有些項目還是從香港派專人帶設備上門服務的。”該店服務員說。

在文樹忠貪腐的道路上,由於妻子胡冉的大肆揮霍,一步步地將他推向腐敗的萬丈深淵。“我一次次帶著炫耀的心情將收受的錢交給胡冉,胡冉明知這些錢來路不正,但也收得高興。”面對夫妻雙雙被審查調查,文樹忠悔悟說:“回頭想想,錢收得再多也沒用,我們現在什麼都沒瞭。”

文樹忠在懺悔書中寫出瞭他之前對退休之後還能享受奢靡生活、享有權力餘熱的想法和做法:“我刻意培植親信,想在退休之後還能‘說話有人聽,喝酒有人敬’。”

“培植親信”隻不過是文樹忠賣官的另一種說法而已。較早之前,文樹忠就知道外界有關於他任人唯親、用人唯錢的傳言,為瞭既把自己包裝成廉潔公正的形象,又讓親信成功上位,文樹忠可謂煞費苦心。

文樹忠向專案組交代,在2010年初,醴陵市公安局新組建瞭巡特警大隊,他有意讓時任板杉派出所教導員唐某擔任該大隊隊長,因擔心“用人不公”的傳言,他專門制造機會讓唐某上位。他說:“我知道他口才好,就特意辦瞭一次競爭上崗演講比賽,並提前要他做好充分準備。”

由於準備充分,唐某獲得演講比賽第一名,文樹忠順勢在局黨委會上提出按照比賽名次確定巡特警大隊隊長人選,唐某如願以償。而背後,唐某采用細水長流的方式送給文樹忠16萬餘元。

其實,在給文樹忠送錢的人當中不乏有能力之人,甚至有些是曾多次立功受獎的優秀民警。但在當時文樹忠任基層公安局一把手期間,由於他的貪婪,一些民警為獲得提拔重用不得不用錢鋪路。

在文樹忠手寫十餘頁的行賄人員名單當中,茶陵縣、醴陵市、天元區公安機關裡就有80多人,上到局班子成員,下到所隊長、普通民警,都是他收取紅包的對象。

“我把幹部任用當做生財之道,想方設法讓提拔重用的下屬對我感恩、給我送錢,用組織賦予的權力來兌換成個人的利益。”文樹忠說。

能力不行、口碑不好的,送錢就能提拔;能力突出、立功受獎的,送錢才能提拔。文樹忠在擔任縣級公安局長的18年裡,靠賣官收受賄賂達數百萬元,嚴重破壞瞭當地公安系統的政治生態。

聲明: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瞭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7則回應
  1. 我想開美容店

  2. 抓的好!判個十多二十年[點贊][點贊]

  3. 這老娘們兒真敗傢。[得瑟]

  4. 槍斃,財產充公

  5. 槍斃吧

  6. 沙發

  7. 斃瞭吧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則留言